游人小说网 > 女帝工作日常 > 第89章 雍州牧

第89章 雍州牧

        姬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立刻免了三人的大礼,且说了一句,“卿等果然没让朕失望。”

        詹锦不解,什么意思?

        他是上元之后来的京城,所以并不清楚上元夜发生的事。听姬羌这样说,他当即断定,陛下是认识孙继宗、陶广义二人的。

        孙、陶受宠若惊,纷纷道,此次会试他二人成绩并不如意,让她失望了云云。

        “两位爱卿谦虚了。”姬羌慢慢走下金梯,态度亲和,“能进这太和殿,没有过人的胆量,即使考第一名又如何?”

        说完,她又打量另一人,问及姓名、籍贯、出身,詹锦激动的几乎话都说不利索,他不敢居功,只说自己并非主动入这太和殿,而是一路追随孙继宗、陶广义二人。

        姬羌笑笑,未语。

        她用手摸了摸那没毛的笔,没有墨的墨盒,最后拿起孙继宗刚刚开题的试卷,读了起来。

        文章气势依然雄浑,张扬的一如这太和殿。

        “陛下,臣还没写完。”孙继宗道。

        “雍州事,卿写的完吗?”姬羌问道。

        “……”孙继宗无言以对,过了片刻认真回道:“一点一点的写,总有写完的那天。”

        “文章要一点一点的写,正如事情当一点一点的做,写,胜过不写,做,胜过不做。”顿了顿,孙继宗又大着胆子补充了一句。

        姬羌赞,“好一个,写,胜过不写,做,胜过不做。”

        “孙继宗、陶广义,你二人当初离开雍州,是那般狼狈,现有一次衣锦还乡的机会,你二人可想拥有?”

        二人一听,齐齐跪地,称他们做梦都想回雍州。

        他们当初是藏在难民中一路逃荒来京,走的仓促,父母、亲人什么都顾不上了,来京数月,也不知家里情况如何。现在陛下赐他们“衣锦还乡”,谁能不喜?

        于是乎,尚六珈上前一步,扬声道:“孙继宗,陶广义接旨!”

        圣旨读完,孙继宗直接傻眼儿,陛下竟让他出任雍州牧!

        这可是一州之长官,地方顶级大员,官居正二品啊!

        姬羌亲自将圣旨拿到孙继宗面前,帝王威仪逼人,“这雍州牧,卿敢做吗?”

        孙继宗大着胆子直视如日似月的国君,缓缓伸出双手,坚定道:“臣敢!臣不仅敢做!臣还要做到最好!让陛下满意,让雍州黎民百姓满意!”

        “哈哈……”姬羌大笑,盛世娇颜太过晃眼,孙继宗蓦然羞怯,垂了首。

        须臾,姬羌又问陶广义,“这铜山郡守卿敢做吗?雍王的金矿可就在铜山。”

        陶广义只飞速瞄了姬羌一眼,低头回道:“臣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安排完此二人,姬羌最后看向来自荆州的詹锦,“卿想去哪儿?做什么官?”

        见詹锦犹豫,她又补充道:“朕只给卿这一次机会。”

        “陛下,臣想回荆州,助秦大人修大江渠。”

        这是詹锦的答案。

        令人意外,又令人欣慰。

        姬羌允之。

        这时,有内侍疾步进门,向姬羌请命,保和殿那边安坐等待命题的贡士们已有些焦急。

        孙继宗等吃了一惊,犹记得那位尚公公传旨时,亲口说保和殿内,命题已经备好。

        原来那群人到现在还傻等着呢。

        姬羌便将早已准备好的命题递给那内侍,是一张小纸条儿,上面的命题乃翰林院掌院大学士梁燕卿所出。内侍拿到命题,几乎一路小跑着回保和殿。

        孙继宗不知那命题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雍州”。

        悄悄掩下心中震撼,只听姬羌又道:“卿等先回弘文馆候着,待任命文书一到,即刻赴任吧。”

        三人忙领旨谢恩,由尚六珈领着出了太和殿。

        ……

        姬羌从太和殿出来,并未前往保和殿。

        殿试,顾名思义,天子设考场,亲自监考的一场考试。

        若从头至尾不见天子,也够稀奇。

        并非姬羌轻视,实在是折腾到现在,贡士们刚拿到命题,正是苦思冥想或者奋笔疾书之时,她若突然出现,只会耽误众贡士发挥,因此,她思量一番,还是决定等开宴的时候再露面为好。

        梁燕卿苦等一天,全然不知太和殿、保和殿发生了什么,直到傍晚时分,尚六珈将十七份答卷送到翰林院。

        “怎么就十七份呢?”梁燕卿清楚的记得,进宫参加殿试的贡士一共二十名。

        他以为自己数错了,又要再数一遍,尚六珈拦道:“大学士没数错,的确是十七份,这十七位贡士是在保和殿作的答卷,用的是您的命题。另外三人……”

        尚六珈尬笑,“是在太和殿作的答卷,由陛下命题,并亲自监考。”

        还有这样的事!

        梁燕卿一时呆住。

        “这也不对呀,纵然分两个考场,那三位考生也得有答卷呀……然而命题不一,这让臣等如何评判?”

        “也不用评判,陛下的意思是,十七名之后的三个名次,任意给他们三人即可。”尚六珈硬着头皮回道。

        “这是为何?”梁燕卿越听越糊涂。

        “因为他们都不在意,或者,换句话说,他们只等着吏部的放任书与官印,马上就要各自赴任了。”

        读书考试为了什么?自然是做官!陛下对孙继宗等人寄予厚望,尤其是孙继宗,上来就是二品大员,虽说雍州之事复杂,然而一州之长可不是说得就得的,寻常人若无背景也无治世之才,不知要苦熬多少年才能熬到州牧的位子。

        所以,对孙继宗他们来说,名次真的不重要了,纵然是新科状元也不可能有比他更好的出路了。

        尚六珈索性将本次殿试发生之事一并与梁燕卿讲了,这位温润儒雅的大学士听的瞠目结舌,甚至尚六珈向他告退时,他也没甚反应。

        尚六珈非常理解,就连他自己出了翰林院的大门儿也狠狠的喘了两口气,他这个跑腿办差的也很艰难啊,一会儿向百官开口要金子,一会儿来翰林院阐述陛下的“深谋远虑”。

        等下还得去吏部跑一趟,陛下金口一开,十分豪迈的把雍州牧、铜山郡守、河堤都尉三个官位甩了出去,可任命书以及官印需得通过吏部才能拿到手。

        可怜的江大人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尚六珈又暗暗叹口气,硬着头皮朝吏部走去。

  https://www.youren999.com/chapter/97862/453746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999.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