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骑砍三国之御寇 > 36、夺城(二)

36、夺城(二)

        一个个疑问,迅速从众守军士兵心中冒了出来。

        骚动传开,甚至惊动了留守的都尉余宫。

        匆忙登上城头的他,看着那支凌乱的队伍,如今最前头离开阳已只有一箭之地了,登时也是双眉紧皱起来。

        这般颓态...

        似乎不太妙啊。

        终于回到了开阳,似乎是彻底放下心来,那群看似败军的队伍中立刻便出现了一阵喧哗。

        那是庆幸、欢呼的声音。

        不少人甚至刚到城下就停下脚步,随即一屁股瘫坐于地,似乎这一路上已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和精神。

        很快,都尉便看见城头下面的队伍中,有一个青年人带着几个兵卒来到阵前,更走到城墙下,随即高喊起来:

        “快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这一声叫,立即让城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唰唰地聚焦过去。

        “这是荆都伯啊。”

        一个士卒率先叫了起来,确认了荆毅的身份。

        毕竟作为王令的亲卫兼家将,无论日常出练还是偶有战事,荆毅几乎是常伴郡尉,亲随左右。

        越来越多的人将他辨认出来了。

        都尉余宫自不例外,心里更愈发不安起来。

        他连忙在城头上探头发问:“荆毅,你不是随郡尉大军前往临沂除贼了吗,如今为何独自回来了?”

        “王郡尉呢?此时安在?”

        “余都尉...“荆毅扯着嗓子回应着,不过似是身体虚弱,声音显得十分沙哑:

        “我大军为救临沂之危,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却在即将到达其城下前的牟台村,遭遇了黄巾贼寇的伏击啊!”

        “贼子狡诈,人数远超信使情报所言,一番大战之下,我军兵卒虽是人人奋勇杀贼,却还是损失惨重,遭遇大败。”

        “郡尉大人...”

        “王令怎么了?”听到这里,余宫心中愈发焦急,口不择言之下,竟是连官衔都忘记喊了。

        没办法。

        王令为人心高气傲,更尤为揽权恋禄,日常行事极为强势,之前开阳的都尉本是另一个有经验资历的沙场老将,却是不忿被他完全压制,早在两年前便自请调任,换上他这么一个在兵事上并不精通的文吏。

        这般集权之下,让开阳的兵马大权基本全操持于王令一人之手。

        若是安稳太平时,或是大军无往不利,自是无妨;可若是遇到兵凶战危,情势不利时,余宫是指望不上的。

        他也自家人知自家事,瞬间便慌神了。

        “都尉大人神勇无敌,虽杀敌无数,却还是不慎中了流矢,而且其箭头上有毒。”

        说着预先备好的台词,荆毅脑海中不由浮现王令自刎的一幕,此时脸上的悲戚之色却已不是假装,却更显得情真意切:

        “如今已陷入昏迷,危在旦夕。我等舍命护其逃出敌阵,此时缺少医药,又耽搁了这几日,我只怕……”

        “什么?”余宫听到这里,却是再也不敢迟疑,连忙喝道:

        “快开城门,立刻去把城中最好的大夫叫来,赶紧为郡尉治疗!”

        不久后。

        沉闷的吱呀声中,吊桥缓缓放下,扬起了无数尘土。

        紧着着,城门也徐徐打开,露出了临沂的软肋,和直往的通道。

        看到这一幕,荆毅背后的那些“开阳兵”们不少人面露喜色。

        而荆毅只是面色平静,唯有眼眸中掠过一丝愧意。

        对不住了!

        他暗暗念叨了句。

        贼人势大,便是吾不行此举,尔等亦抵挡不住,无谓多守几日罢了。

        既然如此,不如以此城相献,来助我取信于那竖子吧!

        ......

        午时,日头正烈。

        看到远处临沂的大门打开了,吊在大军后面的一支百人小队也同时欢呼了起来。

        “哈哈。”一旁的吴胜见状,咧嘴一笑:“这群开阳人可真是好骗啊。”

        又侧头望向王政:“将军,事成啦。”

        “非其轻信也。”王政倒是不甚意外,这本就是意料之中:“关键还是荆毅的身份,属实不比寻常。”

        既决定用此人来作为诈取城门的关键一环,王政之后又询问了另外的几名降将,知道更多的消息。

        那荆毅不但是其副官,听说更是在王令第一日到开阳赴任时便跟在身边的几人之一,显是绝对的亲近心腹!

        这样的人,开阳的城防军自然不会料到他会背主从贼,妄言欺人。

        更不会想到...他会弑主吧。

        “将军,这荆毅虽面目可憎,此番倒是又立功了。”吴胜道:“也算是个可用之人啊。”

        “可用,却不可信。”王政冷哼一声,又瞥了吴胜一眼,想了想,叮嘱道:“便如那潘璋,也非什么良善之辈,你与这等人交往,心可别放的太宽。”

        系统锁定的只是潘璋对他的忠诚,可不代表潘璋对其他人也是人畜无害。

        哪怕...是同样入系统的吴胜。

        ......

        最前排的五百余人,此时已踏过吊桥,冲着开阳城鱼贯而入。

        基本全是天诛营的二阶精锐。

        便是那天的都伯不曾言说,王政本也没准备在这时用上那些开阳的降兵。

        开玩笑,没入系统呢。

        要是等他的军队进了开阳,临阵背刺,再紧闭大门...那自家的系统兵可不是全砸了?

        不过既要取信,除了荆毅外,确实也需要一些官兵熟悉的面孔。

        通过一番调查审问,王政选了一些并非开阳本地的兵卒,尤其是其中更有几十个籍贯为临沂的,便被王政安排在了这次“官军”的队伍之中。

        这些人此时已知临沂必落入了黄巾贼寇之手,自家老手族人生死皆在王政的掌控,自然不敢有什么想法。

        何况他们既是投降,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心怀忠义的人。

        而当荆毅和这群真正的开阳兵走在前头时,倒确实没有引起城防军们的疑心。

        被安排在随后的天诛营们,更不用说。

        不说有系统影响下,王政的嘱咐他们必会全力执行,便是这么多次厮杀下来,人人心智上早已磨炼出来,连番大胜和强悍的体魄,也让他们的自信愈发浓烈。

        人一旦自信起来,不但有了胆魄,做什么更是得心应手。

        于是即便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前更有无数敌人环伺,却是没有一人感到紧张,更无失措。

        “你们先别上去了,去旁边的军营先自整队,方便统计有哪些兄弟至今未归。”

        知道后面的那些天军不了解开阳城内的布局,荆毅直接先指明了方向,更给出前排人借口。

        天诛兵们自是心领神会。

        随着最前面的几个轻轻点头,一百多人便沉默地从主队分出,开始打量着城内的情景,并慢慢四散而开。

        与此同时,更多的天军涌了进来。

        五百多人基本都快进完了时,才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妥。

        一个负责开阳军日常操练的将官开始还没察觉异样,但是当不少人都从他眼中掠过,竟无一人有印象时。

        这教官终于轻“咦”了声,抓住一个天军士卒,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你是哪个队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听到这话,那士卒一愣,随即眼神一冷,盯着教官一言不发。

        身边的几人更都同时手中用劲,或者按住了刀柄,或是攥紧了枪身。

        这般古怪的氛围,让那将官更是心中一惊,又是左右环视了一圈,整个人突然如坠冰窖般浑身发冷。

        他终于发现了。

        这周围几百多“开阳军”,他竟一个都不相识。

        这不可能啊!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荆毅。

        此时那都尉正和荆毅在攀谈着:

        “王郡尉人在哪里啊,怎么不安排在最前面入城。”

        “都尉啊,郡尉受伤了,自然是安排了马车,我更叮嘱缓行,此刻自是在后面的队伍里了。”

        似是察觉了有人在盯着他,荆毅也回望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

        顷刻间,将官便看清了荆毅眼中隐隐地愧色。

        而荆毅...

        也洞彻了对方的狐疑!

        下一刻,两人都明白了过来,同时心中一震。

        不好!

  https://www.youren999.com/chapter/95982/453746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999.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