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宋女史为何如此 > 第27章 自食其果

第27章 自食其果

        “娘娘,韩郎君和宋女史来了。”

        长杨宫的殿外,有婢女怯生生的说道,她是内务府新发来的,才十五六岁的样子,自从川王死后,长杨宫的老人也不多了。

        皇后的脾气也日渐乖僻,平日里也总是沉默寡言,坐在床前,摆弄着川王生前留下的东西,其中最常见的,就是一个陶埙。

        那个还是小时候川王好奇,和一个制陶的老师傅学的。

        做好之后,他还兴高采烈的拿到皇后面前炫耀,并且信誓旦旦的演奏了一曲,可小孩子的手艺终究有限,吹出来的曲子也像是聊斋一样。

        还被韩来笑话了好久。

        “是吗?他们怎么来了?”皇后幽然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

        小婢子松了口气,不多时韩来和宋端走了进来,行礼问安后得皇后赐坐,前者看到皇后手里面的陶埙,脸色微变,不光是皇后,他自然也记得这个陶埙,便道:“还请娘娘不要太过忧思,小心伤了身体。”

        宋端也道:“殿下在九泉之下,也不希望娘娘如此的。”

        皇后何尝不知这个道理,可叹她身为生母,还贵为一国皇后,最后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保不住,攥紧陶埙,心头刺痛。

        “本宫总不能盼望着,匡王把本宫当成生身母亲来对待。”皇后道,“老二有自己的生母,当初高贵妃被赐死的时候,还是本宫亲眼看着她上路的,因着她不肯就死,脖子好悬被勒断半根下去。”

        她说着,脑海中也闪烁过那些回忆,眉头紧皱,有些痛苦。

        宋端知道川王的死对皇后打击很大,也不想看着她这样,遂转移了话题说道:“娘娘,今早朝会的时候,二殿下还说,要给您办一场席面呢,还说要请朝中的官眷来,好好的给您热闹热闹。”

        “他也算有良心。”皇后道。

        宋端闻言,无奈蹙眉。

        “你们两个今日来,还是有什么事吧。”皇后说道,“你们从前是老三的心腹,本宫自然也不会拿你们当外人,所以有话就直说吧。”

        韩来和宋端对视了一眼,这才说道:“娘娘,元白生前手里的那半块兵符,就是指挥太行军的那狼符,现在是不是在您的手里?”

        皇后听他这么说,才缓缓的抬起头来,脸上的悲痛之色也逐渐被谨慎和怀疑替代,但并没有表态。

        韩来往前探身,说道:“娘娘。”

        “是在本宫的手里。”皇后道,“圣人也一直没有收回。”

        韩来问出了答案,心里的担忧也升腾上来,这正是他所忡忡的,虽然大赵国遵循了百年以来的女官制度,但后宫女眷仍是不可干政的,皇后这样的身份,手握狼符,实在是太危险了。

        “娘娘,这个狼符在您的手里……既安全又危险。”

        宋端说出了韩来心里的想法。

        皇后不解的看着她:“此话怎讲?”

        宋端想了想,分析道:“太行军的狼符是两半,一枚在曹家手里,是当年圣人为了韩家和曹家两方牵制时,交给他们的,另一半本来是在川王的手里,那人过身后,圣人将这另一枚放在您的手里迟迟没有收回,为了还是两方牵制,但不管怎么说,还在咱们的手里这就是好事。”

        “那坏事呢?”皇后又问道。

        “还是曹家。”宋端放在膝盖上的手缓缓攥紧,无奈道,“当初为了争夺太子之位,曹家倒行逆施,胆敢谋害三殿下,如今为了这半枚狼符……怕是会在祁山大典上做文章。”

        皇后闻言,不屑一顾,冷哼道:“难不成,他们曹家还想要谋害中宫不成?便是有天大的胆子,如何敢对国母下手!”

        宋端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曾经的事情犹然在目,曹家又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和最严密的防备。

        “娘娘,三殿下也曾是国本,曹家不还是……”

        宋端不想再去刺激皇后的丧子之痛,遂轻声提醒道。

        皇后轻轻眨眼,黑白交错间,她也有些胆寒。

        是了。

        自己再如何尊贵,也只是一个后宫妇人,还没有娘家靠山,有的只有当年挡在圣人面前,那一剑的救驾之功。

        “那你们的意思是……想让本宫怎么做?”皇后问道。

        宋端垂眸思忖,抬头肯定道:“如果曹家对那半枚狼符有图谋的话,他们必定会在这次的祁山大典上作乱,所以……就让曹家自食其果。”

        “自食其果?”

        皇后不明白她的意思,但却对这两人有着绝对的信任,便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本宫就给匡王一个表孝心的机会。”

        -------------------------------------

        因着皇后答应了匡王的想法,那人喜出望外,赏花苑的席面置办的十分豪华,那人现在是板上钉钉的太子,遂礼部和户部也不敢怠慢,银子流水般的花下去,就连月门处都包着金箔。

        “这匡王还真是大手笔,户部怎么拨了这么多的钱。”罗衣由小蛮扶着走进来,程听瞧见,连忙迎了过来,说道,“好久没见到夫人了。”

        她近来有孕难耐,杜薄下了命令,外人不许进府,就连程听都因为太叽叽喳喳而不可私自探望,算起来,两人已经半个多月没见过了。

        “前几日你送来的老家的陈醋好吃的紧。”罗衣看到程听,脸上也露出些笑容来,“你有心了。”

        小蛮在旁边接茬着笑道:“可不是吗,那一整坛子的陈醋,不到半个月就吃完了,每道菜都酸的不得了,把杜大夫……杜大夫都……”

        她说着,捂嘴偷笑。

        程听大抵也猜到了,哈哈一笑,又回到刚才罗衣的话上,说道:“匡王前些日子一直想要给皇后请安,可那人就是闭门不见,心里怕是也恨极了这人,这回终于给了个脸面,他当然要好好置办,听说这次户部也没怎么掏钱,都是匡王自己贴补的。”

        “二殿下的小金库还不小。”罗衣道。

        “只怕是前段时间朝臣们孝敬的。”程听果然是个大嘴巴,瞒不住心里话,但也谨慎的说道,“那些人从前对川王一呼百应,只怕是没少给匡王气受,如今那人是百分百的皇储,自然要争相巴结了。”

        “巴结?”罗衣说道,“雪中送炭才可贵,锦上添花……这谁人不会,只是匡王那样的性子,现在巴结怕是也不会受吧。”

        程听挑了挑眉,也算是同意了罗衣的想法。

        “夫人。”

        远处,宋端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笑道:“听大夫说您前段时间害喜的厉害,还以为您今天不能过来了。”

        “杜薄太小心了。”罗衣摆手道,“我哪里有那么娇贵,好歹也是自幼习武的人,宋女史应该知道,便是怀孕了也不打紧的。”

        “夫人说笑了。”宋端调侃道,“夫人身体健硕,哪里是需要过度担心的呢,杜大夫这般是疼您,疼之则爱切,您应该高兴才是。”

        罗衣轻笑,指着宋端说道:“你们瞧瞧这人,咱们三张嘴竟不抵她一个,看来是平日里和韩来学坏了,油嘴滑舌,惹人讨厌。”

        那两人哈哈一笑,欢快的笑声引得众人来看。

        “可不是吗。”程听也接茬道,“上次在上御司里,和许令官拌嘴,好悬把那人的鼻子给气歪了,气的人家直跺脚。”

        “哈哈哈——”

        罗衣笑的直捂肚子,哎呦哎呦的,小蛮赶紧扶住她,自己也笑的上次不接下气,赶忙说道:“我的好女史啊,你们可快别说了,小心我们家夫人动了胎气。”

        “是了是了,到时候杜大夫怪罪下来,我们可吃罪不起。”宋端说着,叫小蛮扶着罗衣去后面的凉亭里歇着,匡王还请了一些民间变戏法的来热闹,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了。

        罗衣从前在脂兴的时候很喜欢看杂耍,立刻过去了。

        “女史不过去瞧瞧吗?”

        身后有人说话,宋端了然,回头淡笑道:“曹姑娘。”

        曹琦今日还是如常的深褐色裙袍,大片雪白的脖颈露着,上面点缀的宝石项链更衬得她肌肤瓷白,行了蹲礼道:“女史忙前忙后的还真是辛苦,从前要伺候韩郎君和川王,现在又要伺候匡王。”

        “曹姑娘这话说的奇怪,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宋端淡淡道,“我和程听等虽然身为女史,有自己主侍的官员,但说到底还是朝廷,还是圣人的奴才,这些不过是分内之事罢了,何来辛苦。”

        “女史还真是好心胸。”曹琦赞叹道,“若这赵国的臣子都像女史一样想的话,只怕就真的是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是啊。”

        宋端负手而立,看着那人群聚集处,说道:“可也见得。”

        “女史请讲。”曹琦瞥眼那人高挺的鼻尖儿。

        宋端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可见……这天下能否实现真正的海晏河清,天下太平,都取决于曹家和韩家是否和睦,不是吗?”

        曹琦一愣,狭长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她心里有些诧异,宋端向来是谨言慎行的人,何曾有过如此狂言,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的面前。

        “女史怎么就觉得,是两家和睦,而不是二选其一呢?”

        曹琦反问道。

        宋端转过头和她对视,两人的视线交错,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曹琦就势说道:“女史,不如我们也去看看那变戏法吧。”

        宋端不曾犹豫:“好啊,我平日里就喜欢看跳梁小丑。”

        曹琦似笑非笑,没再说话。

        “好好!”

        “好!”

        假山处围满了人,一声声的叫好此起彼伏,那些女眷们三五成群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都开心的指着那里头,不住的拍巴掌。

        罗衣见宋端走来,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身边,指着那处道:“你快看那只小猴子!可听话啦!”

        宋端看过去,那是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蓝色的袍子,是杂耍艺人的装扮,脸上还画着白粉和红脸蛋,旁边的地上砸了一根木棍,上面绑着一只半大的小猴子,正在剥着橘子吃,那煞有介事的模样,和人似的。

        “你瞧你瞧。”

        罗衣从旁边的桌子上又拿起一个苹果来扔过去,那小猴子眼疾手快的接住,还伸手拜了拜,像是在道谢一般。

        罗衣开心的不得了,身子也往前走,似乎想要摸一摸那个猴子,小蛮吓得赶紧按住她:“夫人小心,那毕竟是个畜生,瞧那爪子尖的,若是突然发了性子,伤到您可怎么好,奴可不知道怎么和大夫交代。”

        “没事没事。”

        罗衣玩心大起,看样子是很喜欢那个小猴子,挣脱开小蛮的手,那人还想拦着,却被宋端拦住,那人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小石子正捏在指尖,看样子她要比自己还要紧张那猴子会伤害罗衣。

        只是那艺人心里有数,这在座的谁人不是金尊玉贵的,要说最紧张的应该是他了,那手攥的青筋暴起,生怕攥不住那小猴子。

        但好在这小猴子训练的久了,对人也没什么敌意,见罗衣伸手过来便也学着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惊喜的罗衣眉开眼笑,左右看了看,将自己耳朵上的玉坠摘下来给它。

        那艺人眼睛瞪得老大,那玉坠不知道要值多少钱。

        在坊间演了几十年,竟然不如来这里演一天,这些贵妇人指缝里面洒出来的,就足够自己富裕的活一辈子了。

        罗衣满意的站起身走回来,小蛮也是松了口气。

        “那小猴子好乖啊,我要是也能养一只……”

        话没说完,远处传来一道清晰的破空声,似是一小块珠竹片从远处嗖的击了过来,将那拴着猴子的绳子打断,随后扎进了那猴子的眼睛里!

        “啊啊啊啊!”

        艺人大惊之余,那猴子吃痛受惊,大声的尖叫着乱跑,吓得围着的一行女眷全都跑开,假山处登时乱成一团!

        小蛮将罗衣死死的护在怀里,生怕那猴子乱跑乱抓的时候伤到她,但好在那猴子窜上了假山,奔袭去了另一个地方!

        曹琦没想到这猴子奔着自己过来了。

        怎么回事?

        不过她并不担心自己会受伤,因为她知道,那猴子近前来的时候,十四一定会出手制止她!

        “姑娘小心!”

        宋端的声音响起,曹琦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是她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https://www.youren999.com/chapter/95430/453851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999.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