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蓄意娇宠 > 第206章

第206章

        【改了章节名的都是全新的】

        【今日无更新日后更改】

        当时比赛的主办方都吓坏了,急忙打了120的电话,火速把人给送到医院。

        不仅如此,还把赛期往后延后了两个礼拜。

        当时的裴钰年,每每做梦都会梦到自己被舞台上的吊灯砸到,再次醒来时,只感觉呼吸变得顺畅了些。

        那个比赛是等级极高的场次,对于想要走音乐道路的姚素清而言,非常重要。

        于是乎,她虽然也担心裴钰年的伤情,但并没有抽出自己的时间去看,整日在家里练着自己的小提琴。

        比赛重新开始的前两天,她从自己的朋友那里得知大家都关注着她的搭档问题。

        闻言,姚素清有些急了,如果没有这场比赛,她就跟其他人相比,落下了一大截。

        在思索后,姚素清用自己的钱买了些看望裴钰年的物品,果篮便是其中之一。

        从裴钰年的亲戚那里,得知了少年的住院房间,她便在住院部找到了裴钰年。

        刚开始还算客气,询问下伤病的形势,将自己买的花、果篮之类的安置好,随后,坐在了病床旁边的座椅上。

        两人均闭口不言,裴钰年将自己面前的书籍合上,看着姚素清:“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余光偶尔瞟到她的神情,时不时会看到她想说话,但张嘴之后又闭上的神情。

        既然半天不讲话,那他就自己问好了。

        听他这么说,姚素清有些不好意思,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出自己想讲的话:“就是想问下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参加合奏比赛?”

        其实裴钰年表面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当然会给人一种重回舞台,小菜一碟的感觉。

        恰巧这时,裴钰年的主治医生从外面走进来,听到了姚素清邀请他继续参加比赛的话语,眉头一皱,一股脑的冲进来。

        “什么?参加什么比赛?这孩子都对舞台有阴影了!”

        那医生手里拿着一个夹板,上面夹着几张纸,他问着裴钰年一些有的没的事情,又持笔记录。

        被训斥一顿的姚素清坐在一边,拿着手机跟自己的闺蜜说起刚才的事。

        结果闺蜜告诉她,如果裴钰年真的喜欢她,那么爱情可以抵达一切。

        也不知是太过看重这场比赛,还是被迷了心窍,姚素清硬是逼着裴钰年跟她一起参加比赛。

        这些事情,有的裴钰年不知道,有的是裴钰年知道的,他都对沈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到再次参赛的时候,裴钰年顿了一下,因为那是他从神童急转往下的时候。

        沈漫大致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见裴钰年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出声:“我大概知道了,如果你不想回忆,我们就不要回忆了。”

        说完,菜上来了。

        裴钰年依旧是不言一语的姿势,但是好吃的叫花鸡已经摆上餐桌了。

        沈漫看看菜肴,又看看裴钰年,心里默默想着:要不您待会再emo?让我浅浅吃个饭行不?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她的心声,裴钰年拿起了自己的筷子:“先吃吧,边吃边讲。”

        沈漫心里一喜,夹了鸡翅膀附近的肉吃到自己嘴里。

        一脸满足。

        看起来,连裴钰年也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捋捋自己的思路,他开始讲接下来的事情。

        演奏时,确实出现了医生说的那件事,裴钰年终究过不去那道阴影。

        耳鸣间,他知道自己的演奏不再准确如乐谱上那般了,耳边也听不见姚素清的小提琴声。

        就这样,他呆坐在原地,让姚素清的小提琴在会场环绕。

        曲子结束了,姚素清拿着自己的小提琴,走到裴钰年身旁,抬手拍了拍他,轻声道:“走了,我们该离开了。”

        裴钰年回过神,点头,离开自己的板凳。

        离开舞台的时候,裴钰年听到了大家的交谈,基本上就是说钢琴将小提琴的格调都给拉了下来。

        总之就是常见的合奏拉踩。

        姚素清没什么表示,说实在的,她还有些得意于大家的夸赞。

        直到反应过来,她才转身看向裴钰年。

        少年仿佛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面目冷峻,看不出一丝落魄的架势,姚素清想要安慰的话卡在喉咙里。

        最终,她只是说出来三个字:“没事吧?”

        裴钰年摇头,但其实阴影就这样陪他到了前不久。

        沈漫一边听,一边在心里更加心疼裴钰年,当然嘴也没停。

        她将小嘴塞的满满当当,筷子反手握住,手握半拳,支着自己的下巴。

        “反正都过去了。”

        她的眉头好看地皱着,仿佛裴钰年再沉浸在过往的痛苦中,她就能一巴掌把人打飞。

        下一秒,裴钰年笑了,毕竟都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已经过了阴影的坎了。

        两个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剩下的是关于停车场的事情,裴钰年不太了解。

        “你说的停车场具体是什么情况?”

        说到这,原本还很自然的沈漫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如。

        她用筷子尾戳了戳自己奶呼呼的小脸,话说的声音又小,语速又快,说得很含糊。

        裴钰年没怎么听清,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沈漫:……

        浅浅吃了一块小酥肉,沈漫终于比较清晰的说了一遍:“我看到她亲你了。”

        裴钰年:?

        谁亲他了???

        吃饭的动作一顿,他可以说是一头雾水。

        “你能具体说说吗?我真不记得有你说的这个情节。”

        反正说也说了,豁也豁出去了,沈漫坐直自己的身子:“你俩当时停在我姑姑的车旁边,我看到她凑近你,然后亲你的侧脸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漫还带着些气呼呼的情绪,甚至有种“我都看的明明白白,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意思。

        凑近?亲侧脸?

        裴钰年真的是一头雾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谈,甚至想把沈漫的记忆拷贝一份塞到自己脑阔里。

        终于,他有了一些印象,嘴角都咧上去了,颇有些无奈:“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了?”

        沈漫眨眨眼,机械般进食的动作一顿,眼睛巴巴地看着裴钰年,等他说出什么。

        在她的注视下,裴钰年拿起旁边的纸,将嘴巴擦拭干净:“她根本就不是在亲我,只是说有一件关于你的事要跟我说。

        “我当时呢,比较想知道,就等着她说话,结果她直接凑到我耳边说的,我回过神不就拉开距离了?”

        沈漫眨眨眼,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她跟你说了什么事呀?”沈漫好奇。

        好家伙,原本还理直气壮的裴钰年,突然有些羞涩,他伸舌舔过自己的唇瓣:“她说,她看出来我喜欢你了。”

        沈漫:!!!

        一个人的羞涩变成两个人的羞涩,沈漫准备继续吃东西来掩盖自己的无措。

        秉持着“敌退我进”的原则,裴钰年伸手,敲了敲沈漫放在桌子上的手背:“嗯?你怎么看?”

        沈漫的耳尖红红地:“我看什么?”

        话落,便见裴钰年一脸失落委屈的表情:“真是可恶啊,我都告白这么久了。”

        沈漫:?

        沈漫支支吾吾:“那就……”

        裴钰年咄咄逼人:“那就?”

        沈漫:“……我不说了!你欺负人!”

        说完,沈漫就是死活不说话的架势了。当时比赛的主办方都吓坏了,急忙打了120的电话,火速把人给送到医院。

        不仅如此,还把赛期往后延后了两个礼拜。

        当时的裴钰年,每每做梦都会梦到自己被舞台上的吊灯砸到,再次醒来时,只感觉呼吸变得顺畅了些。

        那个比赛是等级极高的场次,对于想要走音乐道路的姚素清而言,非常重要。

        于是乎,她虽然也担心裴钰年的伤情,但并没有抽出自己的时间去看,整日在家里练着自己的小提琴。

        比赛重新开始的前两天,她从自己的朋友那里得知大家都关注着她的搭档问题。

        闻言,姚素清有些急了,如果没有这场比赛,她就跟其他人相比,落下了一大截。

        在思索后,姚素清用自己的钱买了些看望裴钰年的物品,果篮便是其中之一。

        从裴钰年的亲戚那里,得知了少年的住院房间,她便在住院部找到了裴钰年。

        刚开始还算客气,询问下伤病的形势,将自己买的花、果篮之类的安置好,随后,坐在了病床旁边的座椅上。

        两人均闭口不言,裴钰年将自己面前的书籍合上,看着姚素清:“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余光偶尔瞟到她的神情,时不时会看到她想说话,但张嘴之后又闭上的神情。

        既然半天不讲话,那他就自己问好了。

        听他这么说,姚素清有些不好意思,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出自己想讲的话:“就是想问下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参加合奏比赛?”

        其实裴钰年表面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当然会给人一种重回舞台,小菜一碟的感觉。

        恰巧这时,裴钰年的主治医生从外面走进来,听到了姚素清邀请他继续参加比赛的话语,眉头一皱,一股脑的冲进来。

        “什么?参加什么比赛?这孩子都对舞台有阴影了!”

        那医生手里拿着一个夹板,上面夹着几张纸,他问着裴钰年一些有的没的事情,又持笔记录。

        被训斥一顿的姚素清坐在一边,拿着手机跟自己的闺蜜说起刚才的事。

        结果闺蜜告诉她,如果裴钰年真的喜欢她,那么爱情可以抵达一切。

        也不知是太过看重这场比赛,还是被迷了心窍,姚素清硬是逼着裴钰年跟她一起参加比赛。

        这些事情,有的裴钰年不知道,有的是裴钰年知道的,他都对沈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到再次参赛的时候,裴钰年顿了一下,因为那是他从神童急转往下的时候。

        沈漫大致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见裴钰年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出声:“我大概知道了,如果你不想回忆,我们就不要回忆了。”

        说完,菜上来了。

        裴钰年依旧是不言一语的姿势,但是好吃的叫花鸡已经摆上餐桌了。

        沈漫看看菜肴,又看看裴钰年,心里默默想着:要不您待会再emo?让我浅浅吃个饭行不?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她的心声,裴钰年拿起了自己的筷子:“先吃吧,边吃边讲。”

        沈漫心里一喜,夹了鸡翅膀附近的肉吃到自己嘴里。

        一脸满足。

        看起来,连裴钰年也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捋捋自己的思路,他开始讲接下来的事情。

        演奏时,确实出现了医生说的那件事,裴钰年终究过不去那道阴影。

        耳鸣间,他知道自己的演奏不再准确如乐谱上那般了,耳边也听不见姚素清的小提琴声。

        就这样,他呆坐在原地,让姚素清的小提琴在会场环绕。

        曲子结束了,姚素清拿着自己的小提琴,走到裴钰年身旁,抬手拍了拍他,轻声道:“走了,我们该离开了。”

        裴钰年回过神,点头,离开自己的板凳。

        离开舞台的时候,裴钰年听到了大家的交谈,基本上就是说钢琴将小提琴的格调都给拉了下来。

        总之就是常见的合奏拉踩。

        姚素清没什么表示,说实在的,她还有些得意于大家的夸赞。

        直到反应过来,她才转身看向裴钰年。

        少年仿佛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面目冷峻,看不出一丝落魄的架势,姚素清想要安慰的话卡在喉咙里。

        最终,她只是说出来三个字:“没事吧?”

        裴钰年摇头,但其实阴影就这样陪他到了前不久。

        沈漫一边听,一边在心里更加心疼裴钰年,当然嘴也没停。

        她将小嘴塞的满满当当,筷子反手握住,手握半拳,支着自己的下巴。

        “反正都过去了。”

        她的眉头好看地皱着,仿佛裴钰年再沉浸在过往的痛苦中,她就能一巴掌把人打飞。

        下一秒,裴钰年笑了,毕竟都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已经过了阴影的坎了。

        两个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剩下的是关于停车场的事情,裴钰年不太了解。

        “你说的停车场具体是什么情况?”

        说到这,原本还很自然的沈漫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如。

        她用筷子尾戳了戳自己奶呼呼的小脸,话说的声音又小,语速又快,说得很含糊。

        裴钰年没怎么听清,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沈漫:……

        浅浅吃了一块小酥肉,沈漫终于比较清晰的说了一遍:“我看到她亲你了。”

  https://www.youren999.com/chapter/104123/466008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999.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