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大夏文圣 > 第二百一十八章:万里悟道,圣道之苦,天命显世,大世枷锁

第二百一十八章:万里悟道,圣道之苦,天命显世,大世枷锁

        天云郡。

        距离大夏京都两千七百里。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是顾锦年的身影。

        只不过,此时此刻的顾锦年,已经换了一身装扮,连容貌都有所改变。

        到了他这个境界,以易容术改变了自己的容貌,显得很平庸,哪怕是气质,顾锦年都内敛了许多,让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

        身上的穿着,也已不是锦衣,而是普通的粗布衣。

        倒不是顾锦年非要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才叫悟道,主要是穿着锦衣,不改容貌,很多事情都无法参与。

        两千七百里路。

        顾锦年用了七天时间,面对大山河流,直接动用神通飞跃,但偶尔也会停下来观看一下山水之美。

        此番出行,顾锦年放下了许多东西,关于大夏王朝所有的事情,顾锦年都放下来。

        一个月的时间,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一次,说走就走,也是随心。

        而这七天来。

        顾锦年没有去感悟什么,而是学会放下心中的事,保持着一种随心状态,才能悟道。

        此时,夜幕降临。

        顾锦年行走在一处山脉中,他清晨在远处看到了这里有烟火气,故而一直朝着这个方向赶路,打算去客栈休息一晚。

        深夜。

        山林之间无比的宁静,除了少许的虫鸣之声,再无其他声音。

        然而,就在顾锦年行走没多久时,阵阵的叹息声响起。

        使得顾锦年不由皱眉。

        这里是山林,虽然没有什么勐虎野兽,但也不可能有人影。

        有些疑惑。

        顾锦年顺着声音走去。

        没过多久,便看到一个个椭圆形的墓穴,墓穴都是以墙砖砌成。

        仔细看去,有个椭圆形的墓穴,还没有彻底封死,里面赫然坐着一位老人。

        而叹息声,就来自于这位老人。

        “老人家。”

        “你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顾锦年有些惊愕,将活人生生砌在墓中,这种事情简直是不可理喻。

        他快速走去,来到老人家面前。

        “你是谁?”

        墓中老者有些惊讶,毕竟深更半夜突然来了个人,有些怪吓人的。

        不过好在,借助月光,顾锦年的长相虽然有些改变,但看起来还是十分正直,并非是那种看起来奸诈之人,倒也让老者没有太过于提防。

        “晚辈是过路游客。”

        “您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把您砌在墙石之中?”

        顾锦年出声,说话之间,他就要用蛮力将这石块拉扯下来。

        只是老者直接抓住顾锦年的手,一脸恐慌道。

        “后生,不要拉,不要拉。”

        老者哭丧着脸,劝阻着顾锦年,这让顾锦年更加不能理解了。

        “这是我们村的规矩,但凡上了年纪,就要送到这里来,村里面没什么粮食,我们老人也没必要活着,留些口粮给儿孙。”

        她出声道,告知顾锦年具体情况。

        “大夏王朝,国家治理如此之好,竟还有这种事情?”

        顾锦年有些好奇,他开口询问。

        一来,大夏王朝,以儒为主,而儒者,百善孝为先,不孝是天大的罪名。

        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发生如此之事,这如何不让顾锦年惊愕?

        二来则是,大夏王朝励精图治,虽然说无法让百姓顿顿大鱼大肉,但至少一点口粮还是有?

        尤其是现在江中龙米的诞生,更是让大夏王朝变得无比繁荣,所以听闻这样的事情,顾锦年的的确确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听着顾锦年开口。

        老者有些无奈,望着顾锦年道。

        “国家治理的再好,农田就是那些农田,粮食就是那些粮食,最近是多了些粮食,可下一代能不能吃饱谁又能知道?”

        “这是我们村子的习俗,咱们村还好,这要换作其他村子,有的会把家中老人,送进深山之中,狠下心的直接从悬崖丢下去,狠不下心的,放在山谷之中,活活饿死。”

        “遇到点不好的事情,说不定还会被一些野兽吃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老人没用了,干不了农活,只能拖累家里人。”

        老人出声,说话之间,更是不断落泪。

        虽然道理是这个道理,可被自己亲生儿子送到山里来,每天砌一块墙,送一顿饭,数着自己的死期,换做是谁,谁不难受?

        试问一下,谁不想活着?

        而且养儿防老,养儿防老,这老防的意义又是什么?

        听着这些话,顾锦年实实在在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又不知道该言什么。

        这是最贫苦的百姓,他们有属于他们的生存法则,过路人看到之后,即便于心不忍,又能如何?

        你能救下一户人家,救的了整个村子吗?

        即便救下整个村子,其他村子呢?

        ·“我等读书人,读圣人之书,口口声声说为百姓谋福,可实际上呢?”

        “到头来无非就是为了这些名利之争,为的是权力,为的是自身荣华富贵。”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但下一刻,他将这墙砖一块块拿出。

        也不管老人的阻拦。

        待墙砖拿下来后,老人哭的死去活来道。

        “后生啊,你不能这样做,这要是让村子里的人看到了,我只怕连最后几天好日子都活不到。”

        “会被直接丢下山谷的,你的好心,婆婆心领了,可一切都有自己的规矩,这样做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老人家哭着开口,她知道顾锦年是于心不忍,可规则就是规则。

        砖块容易拆下来,可这些封建的思想却无法拆下来。

        “老人家,你放心,我会帮你解决好的。”

        虽然明知道自己无法一口气改变所有的现状,但看到了顾锦年就不会不管。

        “后生,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你要是带我回了村,村子里的人,也不会放过你的。”

        老者抹了眼泪出声。

        她还是劝说着顾锦年。

        只是顾锦年没有说什么,而是以法力托住老者,而后施展神通,前往村庄当中。

        看到这一切,老者显得更加惊愕。

        很快。

        来到最近的村庄之中,已是夜色,村口有人守着,等看到顾锦年从天而降后。

        这些守在村内的壮丁,一个个惊愕不已。

        “亭长何在?”

        顾锦年开口,他直接询问。

        壮汉们都是穷苦百姓,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听到顾锦年询问亭长,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立刻去喊来亭长。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

        亭长快速走来,五十多岁,看着顾锦年恭敬无比道。

        “敢问阁下是哪路仙门之人?”

        亭长还算是知晓一些仙家门派,故而出声,询问顾锦年的来路。

        看到亭长前来。

        顾锦年示意对方去一旁。

        后者也没有啰嗦,立刻走了过去。

        “本侯顾锦年。”

        “此番游历,发现有老人在深山之中。”

        “故而问问情况。”

        顾锦年出声,道出自己的身份来历,同时拿出自己的侯令。

        听到顾锦年三个字,亭长顿时瞪大了眼睛,神色当中满是不可置信。

        “您是天命侯?”

        顾锦年这三个字,在如今的大夏王朝,简直是如雷贯耳,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亭长,也知晓顾锦年的大名。

        “恩。”

        顾锦年点了点头。

        而后者立刻出声道。

        “侯爷,您千万不要误会,这是村子里的习俗,下官也一直劝阻过这些百姓不要如此,可家家户户穷苦无比,若是不把老人送到山中,唯恐饿死年幼者。”

        “这般的习俗,已经持续了许久,也并非是下官能左右的。”

        知晓对方是顾锦年,亭长立刻开口,希望顾锦年能够理解。

        “本侯并非是来责怪你的。”

        “百姓之苦,本侯其实明白,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

        “本侯会修书一封,让朝廷立刻拨来粮食,解决这件事情。”

        “你去通知各地,这是本侯的凭证,天云郡往后不可再发生此等事情。”

        “能帮的,本侯都会帮。”

        “但此事虽然与你无关,可你身为亭长,也应当去想尽办法,避免此事。”

        “往后还是希望你能尽心尽力,多谢了。”

        顾锦年开口,他无法解决太多这样的问题,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朝廷紧急拨下一笔粮食,这样的话,稍稍能解决这种问题。

        说完这话,顾锦年朝着亭长一拜。

        他也知道,对方也有苦衷,谁都不希望自己管辖之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各有各的苦衷,只能说既有职,就应当背负责任。

        苦一批人,造福天下人。

        看着堂堂侯爷朝自己一拜,亭长心中既是感动,也是敬佩。

        顾锦年没有责罚他,明事理,还有如此的气魄,实在是让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请侯爷放心。”

        “下官一定尽心尽力。”

        亭长出声。

        “那就劳烦阁下,去与这老者说上几句,否则的话,她内心还是不安。”

        顾锦年开口。

        后者点了点头,立刻来到村口,大致将事情告知对方,后者得知自己不用死了,一时之间,喜极而泣,跪在地上,朝着顾锦年磕头。

        “老人家。”

        “如此大礼,晚生受之有愧。”

        “请老人家放心,总有一天,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顾锦年开口。

        他做不出太大的承诺,只能如此说道。

        待说完这话,顾锦年也就没有了借宿的想法,离开了此地。

        他来到深山。

        沉默不语。

        月色照耀而下,顾锦年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他打破了墙石。

        却打不破人心中的墙石。

        是怎样的苦。

        才会让人将自己亲生母亲送去墓穴之中?

        自幼的抚养,含辛茹苦的带大,古代分娩,如同行走在鬼门关一般。

        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顾锦年一直都知道,百姓苦,百姓苦,可当看到这一幕时,对他冲击太大太大了。

        在京都当中。

        他所看到的百姓苦,是忙忙碌碌,为五斗米折腰。

        而在这些地方,他看到的苦,是真正的苦。

        人间。

        如同炼狱一般。

        生来,仿佛遭罪一般。

        十八层地狱,也苦不过这人世间吧。

        今日。

        救下是一个人,可昨日,前日,有多少人葬身于此?

        或有心狠者。

        将自己的父母,从悬崖丢下。

        但顾锦年相信,大多数的人,还是不忍。

        法于理。

        善与恶。

        想到这一切,顾锦年沉默到了极致。

        他一直觉得,自己在改变这个世界,想要去拯救这人世间的苦难,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太过于渺小了。

        这样的苦楚,怎可能是自己一个人可以改变的?

        这只是自己所能看到的。

        可那些自己看不到的,又在何处?

        顾锦年紧闭双眼。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圣人也,为天地苍生造福。”

        “圣人之道,顺着天意,改变着这个世界。”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条路,太难走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袭来,他对圣道有了一定的了解,但越是了解,顾锦年更加觉得圣人之道有多艰苦。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这一刻,顾锦年也彻底明白,这四句话有多难,为何横渠四句,能成为无数读书人都想要追求的目标。

        因为太过于宏伟,任何一条,都难以完成。

        “今日之苦,今日见。”

        “明日之苦,未曾见。”

        顾锦年又是长长吐了口气。

        他盘坐在这里。

        心情异常的沉重,他感受到了圣道的苦,感受到了圣人的难,更加感受到了这条路有多难。

        唯有真正见到。

        才能明悟。

        恐怖的压迫感,并非是这一件事情,而是无数看不到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

        任何事情,越是了解,才会知道有多恐怖。

        顾锦年坐在孤山之上,沉默了许久。

        他想过了诸多事情,去解决这样的情况。

        但想了很久,无论自己怎样去解决,还是需要时间。

        如此。

        当天再度亮起之时。

        顾锦年站起身来了,他朝着山下继续行走。

        他无法想到更多的东西,这需要时间。

        不可能因为看到了一件事情,就有诸多的感悟,从而明白道理。

        他继续行走。

        游历山河。

        如此。

        转眼之间,又是十天过去。

        这十天来,顾锦年横跨五千里山河,他一直朝着东南方向走去,稷下学宫就在东南处。

        稷下学宫,不属于任何势力。

        完全是一个单独的势力,以思想学问为主,天下读书人都可前往稷下学宫。

        只不过,大部分读书人前往稷下学宫,都是过去听闻圣言的。

        唯有大儒,才能在其中辩法。

        倒不是瞧不起大儒之下,而是稷下学宫认为,连大儒都没有抵达,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道理。

        即便说出一些道理,也无法完善。

        稷下学宫还有最后半个月就要开启,原本应当是半年前就要开启,只因大夏天灾之事,稷下学宫拖延了三个月。

        后来苏文景出面,外加上稷下学宫也有所考虑,最终再拖延了三个月。

        而这一次,稷下学宫也不会继续拖延了。

        不过这半年的拖延,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好事,给了他们时间去沉淀自己的学问与思想。

        只不过。

        对于顾锦年来说。

        稷下学宫,对他而言,并不是主要目的,他这次行万里路悟道,收获的东西,的确很多。

        他以红尘百态之事,来印照自己的思想。

        前前后后半个月的时间,顾锦年看到了很多,听到了很多。

        大多数还是恶。

        少部分才是善。

        他看到生而不养之事,也看到老而不赡,他看到有人因嗜赌,以至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番茄免费阅读

        也看到有孩童苦苦求学,深夜之中,借助月光看书,以沙盘练字。

        亦看到有富裕家人,孩童顽劣,不尊父母。

        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顾锦年以旁观者的角度,观看着这一切,除非真正是无法忍受,不然顾锦年不会出手。

        因为出手,也于事无补。

        而这一切一切的事情,让顾锦年看到的只苦。

        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哪里有什么繁荣昌盛,那只是某些粉饰罢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去。

        这段时间来,顾锦年都在思考一件事情。

        那就是,圣人的路,到底在何处。

        他不断的摸索着圣道。

        但始终无法真正明悟,何为圣道。

        永盛十三年。

        十一月十九日。

        距离稷下学宫开启,还有最后十一天。

        各方势力都在瞩目。

        稷下学宫。

        学术之争。

        这本来就是数年一度的大戏,不说每一次都会有人提出新的学问,但每一次都会有不少大儒,不断的完善先贤之道。

        学术之争。

        其主要分两派。

        一派为新学,以开创新的学问,从而完善到极致,推广于天下读书人。

        一派为旧学,以四大圣人为基础,拿先贤的书籍,去理解和改善。

        毕竟圣人之学,需要代代完善,圣人的学问,太过于高深,需要后世人去理解,转换成另一种意思,符合圣道的过程当中,再让世人更好的去理解。

        旧学之道,人数最多。

        遵从圣人之道,即便有过错,也不会遭到恶劣抨击,反倒会引起探讨,除非你不知死活,非要扭曲圣人之意,不然的话,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

        至于新学。

        自稷下学宫开设至今,鲜有新学诞生,谁要是敢提出新学,谁便会成为众失之的。

        倒不是针对,而是对学的认知。

        首先你要有极其高的威望,不然的话,随便跑来一个人,就说要开创一种新学,谁能接受?

        其次,你的新学,必须要得到众人认可,若得不到众人认可的话,那也没有作用。

        这点还真是,不是说你的学问好,就一定能发扬光大,要大家都觉得好,有道理,才能形成,不然世人皆醉我独醒有何意义?

        学问,是一种传播,而不是你一个人独享。

        要适应每一个人,或者是说,适应整个大环境,你才算是学问。

        可以有瑕疵,但不可不符天意。

        再者还有一点的就是,随着圣人的出现,天下读书人对圣人的敬畏之心,已经变成了一种狂热崇拜,你开创新学,在某些人眼中,就是不尊重旧学。

        会带来先天的厌恶,从而会进行抨击,那么这样一来的话,事情就会变味,从而产生矛盾。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稷下学宫一直呼吁,学术探讨,只在学术。

        可古今往来,有人曾开创新学,结果被百家大儒狂喷一顿,然后灰熘熘离开,离开也就算了,后来被文坛排斥,落了个凄惨下场。

        这就是开创新学的恐怖之处。

        不是一般人,真不能随便说开创新学。

        永盛十三年。

        十一月,二十日。

        子时。

        天穹灰暗,群星无光。

        距离稷下学宫开启还有最后十日时间。

        一切显得无比安静。

        孤山上,顾锦年靠在一棵古树,眺望着远方,思绪着诸多事情。

        自从见过太多恶之后,顾锦年不由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观点。

        人心中之恶,到底由何而生?

        一路走来,他发现大多数的恶,大多数的悲苦,并非是王朝所致。

        就好比,前两日他见到一户人家,孩童留守在家中,被爷爷奶奶照顾,而因天气问题,两位老人相继感染风寒,躺在家中修养。

        却不曾想到,孩童顽劣,就因为不顺他心,趁着两位老人服药休息时,一把火点燃房屋,将两位老人活活烧死。

        至于这孩童,被暴打一顿后,连夜被他娘亲带走,其父得知消息,痛苦不堪,但一时之间,找不到自己的妻子与孩子。

        这种恶,几乎挑战顾锦年的底线,他利用神通之术,查到孩童的痕迹,原本是想要将其抓来。

        可转念一想,抓回来又能如何?

        再打一顿?还是抽筋拔骨?

        以恶制恶本身就不是一件对的事情。

        但顾锦年也没有轻饶对方,他以仙门神通,在他体内种下炎精,每个月都会受到火焰灼烧之苦,不会致死,但会让他痛苦不堪。

        一个月一次,直至二十年后。

        他只能这样做,罚要罚,可更多的还是要去思考。

        还有一件事情。

        也让顾锦年记忆深刻,家中老人生病,其子听闻庸医开口,以幼子心头肉熬药,可治好苦疾。

        而后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杀了,开膛破肚,取出心脏,以心头之肉,熬成良药。

        其父知晓药方何来,当场气绝而亡,而此人则被十里八乡称为大孝子。

        这种更让顾锦年体肌生寒。

        更有江湖武者,一路逃难,无粮无银,前去寻找好友,好友穷苦无比,但为款待,竟杀害自己妻子,煮肉于后者。

        越偏远的地方,越穷苦的地方,这些事情就越多。

        而且极其离奇,也极其骇人听闻。

        唯有走出繁荣之地,前往这些苦难之地,顾锦年才知道,底层的百姓到底有多穷苦,有多难。

        百姓生之道,远远比自己想象中要恐怖许多。

        而让顾锦年感到可怕的是。

        自己如何去解决?

        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去解决?这天底下有这么多事情,自己能做到事事亲为吗?

        就算可以,那面对这样的孩子,又如何处理?

        杀了他?

        就不会有下一个?

        不杀他?

        他知道过错吗?

        情与法。

        道与德。

        夹杂了太多东西在里面,使得顾锦年感到无比的沉重。

        抬头仰望天穹。

        顾锦年心中的苦闷,太多太多。

        然而。

        就在此时。

        一道轰鸣之声,响彻整个神洲大陆。

        璀璨的光芒,朝着东南方向激射而去,最终加持在稷下学宫内。

        孤山上。

        顾锦年有些好奇,而他体内的天命印记,在这一刻显得有些躁动。

        “天命要显世了吗?”

        过了半响,顾锦年心中喃喃自语,突如其来出现的异象,让顾锦年感到惊讶。

        体内的天命印记在躁动,很有可能与天命有关系。

        只是,仅是过了一会,顾锦年便收回目光,而是潜心悟道。

        他需要悟通这些事情。

        若能明白,他将真正接触圣道,明悟圣人之道,从而踏上半圣之路,借助立言,将有可能成为圣人。

        而与此同时。

        璀璨的光芒,惊动整个神洲世界。

        这束光芒,注入稷下学宫。

        整个学宫,数百位大儒在这一刻瞬间惊动。

        “何来的异象?”

        “怎么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这是天命异象。”

        “天命星凝聚异象,加持于稷下学宫,这是怎么回事?”

        稷下学宫。

        宏伟无比,整体呈现银白之色,看起来极其的不凡,如同水晶打造。

        学宫立于一座高山之上,漫天星辰,本身就璀璨无比,如今得到天命星辰加持,整座稷下学宫更加的宏伟。

        学宫入口。

        摆放着九道棋局,每一个棋桌面前,都坐着一位老者,这是稷下学宫九位棋道大儒,他们在此迎接着各路天骄。

        而这天命星辰之光,却注入了一道天命,没入最后的棋桌面前。

        负责对弈的执棋者,乃是段空,东荒棋王。

        段空皱眉,他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出现在稷下学宫上空。

        是一位老者,穿着青色儒袍,满头白发,注视着苍穹。

        “我等见过院长。”

        看到老者出现,稷下学宫内,所有弟子纷纷朝着这院长一拜。

        没有人知道稷下学宫的院长有多强,但他们可以确定,即便是半圣苏文景,也无法比拟这位存在。

        “院长,这是怎么了?”

        段空开口,望着虚空当中的院长问道。

        “天命加持于稷下学宫。”

        “此次天命之争,只怕要成为天命显世的楔子了。”

        老者开口,注视着天命星,如此说道。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不由一惊。

        世人都知晓,天命即将出世,但没想到的是,会以稷下学宫为楔子。

        “也就是说,此次学术之争,若有人道出圣人之学,将可得到天命加持?”

        有大儒开口,询问院长。

        “只怕不止如此。”

        院长摇了摇头,随后开口,眼神当中充满着感慨。

        “这次稷下学宫,本身就有天命加持,孔圣将天命印记,封印在天命星之中。”

        “按理说应当等到有人开创新学,这天命才会加持到稷下学宫,从而给予新学者。”

        “可如今,提前降下天命,这就是一种征兆,天命的征兆。”

        院长开口,他似乎看得出一些先机。

        “那敢问院长,这对我儒道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

        有人出声,继续询问院长道。

        听到这话,院长有些沉默。

        过了半响,他才缓缓开口。

        “若天命降临之前,儒道有真正的圣人出世,对我儒道而言,有天大的好事。”

        “可若是天命降临之前,儒道无有真正的圣人出世,就不是一件好事。”

        “仙门,佛门,妖魔,剑道,术道,哪怕是武者,都有隐藏于世的第七境强者,唯我儒道,还没有圣人出世。”

        他开口,认真说道。

        有没有优势,还是取决于最顶尖的战力。

        听到这话,所有大儒不由皱眉,因为这对他们而言,不是一件好消息。

        “而且,即便儒道有圣人,最先能获利的,还是仙道。”

        他再度开口,紧接着一挥手,使得整个稷下学宫安静下来。

        “不管如何,全心全意准备十日后的学宫盛典。”

        “一切以学术为主。”

        说完这话,院长消失。

        而稷下学宫,也逐渐安静下来了。

        只是稷下学宫安静下来,整个神洲大陆却安静不下来了。

        太玄仙宗。

        大殿内。

        上清道人端坐在首位,而两旁落座一道道分身,这些分身都是各大仙门的掌门。

        而众仙门掌教一个个满脸好奇,是上清道人以仙门手段,呼唤他们速速聚集。

        这让他们感到无比的好奇。

        “上清道兄,突然喊我等聚集此地,所为何事啊?

        有人开口,一脸好奇地看向上清道人。

        “天命之争,要开始了。”

        然而,上清道人一句话,让众人惊愕,一个个不由起身,望着上清道人。

        “天命之争要开始了吗?”

        “什么时候?”

        “不是说要等几年吗?为何突然加快?”

        众人好奇,不由询问。

        “此次天命提前出现在稷下学宫,这意味着天命之争要开始了。”

        “若不出意外的话,等待这次稷下学宫结束之后,天命也将彻底显世,大世之争必要开始。”

        上清道人出声。

        通知众人。

        “稷下学宫结束之后,天命之争就要开始了吗?”

        “那我等现在应当做些什么?”

        “居然提前了?”

        “倘若提前的话,对我等来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啊。”

        “天命若提前出世,我等仙门将要无敌于世。”

        诸位仙门掌教纷纷出声,既有惊讶,也很好奇,但更多的还是喜悦,因为天命显世,对他们而言,是天大的好事。

        只不过,他们也很疑惑,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事情。

        大多数仙门掌教,对于天命还是比较模湖的,唯独上清道人知晓一二。

        “诸位先不要高兴的太早。”

        “此次天命提前显世,对我等仙门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天命之前,若我等没有被顾锦年削其气运,那就是天大的好事,可被顾锦年削去气运后,不一定是好事。”

        “不过,眼下有一个弥补办法,可以让我等在天命显世之后,独占鳌头。”

        上清道人开口,说出了一则不算好的消息。

        “上清道兄,你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之前说,天命若是降临,我等仙门修士,将可得天命加持,从而蜕变,得到无数好处,怎么现在又换了一个意思?”

        “是啊,上清道兄,之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怎么提前了,又改意思?”

        “道兄,我等为了太玄仙宗,宁可与顾锦年为敌,不惜得罪大夏王朝,就是因为天命,现在你说这对我仙门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你这不是骗人吗?”

        听到这话,众人有些皱眉,之前上清道人可不是这样说的,现在天命即将要显世,突然又说有问题,让他们实在有些不悦。

        “诸位息怒。”

        上清道人似乎早就猜到众人的反应,他起身开口,紧接着出声道。

        “诸位误会了。”

        “贫道的意思,并非是说没有好处,而是说好处不多。”

        “此次天命显世,仙门一定能获得最多好处,可诸位知道这天命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上清道人开口,他望着众人,如此说道。

        一听这话,众人实实在在有些疑惑了。

        是啊。

        他们只知道天命降临,对仙门有好处,可一直不知道的是,到底有什么好处。

        “上清道兄,都到这个时候了,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有人出声,望着上清道人如此说道。

        “钥匙。”

        上清道人澹澹开口。

        此言一出,众人极其疑惑,这回还真是听不懂上清道人再说什么。

        “我等身上皆有枷锁。”

        “而这天命,就是钥匙,打开我等身上的枷锁。”

        “倘若天命降临,我等身上的枷锁将会打开,那个时候,我等修为将会暴涨,而且我们的修炼速度,也会一日千里。”

        “这钥匙,不仅仅只是打开我们修为之枷锁,还可以打开法宝之枷锁,道法之枷锁,一切一切的枷锁,我们所在的神洲大陆,所有的一切,都被上了枷锁。”

        “而天命,就是打开枷锁的唯一钥匙。”

        “现在,诸位道友明白了吗?”

        上清道人说出天命真相。

        此言一出,众人彻底惊愕。

        他们再怎么去想,都没有想到,天命竟然会是钥匙,整个大世都被上了枷锁?

        而天命就是解开枷锁的钥匙?

        但让众人真正震撼的是,当天命显世之后,他们的修为将会节节暴涨?修行速度会一日千里。

        这让他们极其惊愕,也感到不可思议。

        “道兄的意思是说,我们往后都能抵达第七境?”

        有掌教开口,这是一位洞虚初期的修士,第六境强者。

        “不止。”

        上清道人摇了摇头,望着对方道。

        “未获天命,可踏准八境。”

        “若得天命,可入八境,成永恒真仙。”

        上清道人出声,一番话,说的众人一个个震撼无比。

        不获得天命,可以成为准八境强者?获得了天命,就能踏入八境?

        这实在是有些恐怖吧?

        “那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为何上清道兄要说麻烦?”

        龙虎道宗的掌教开口,看着上清道人,一时之间无法理解对方的意思。

        “大世枷锁。”

        “天命为匙。”

        “想要解开的话,也有一个先后顺序,最开始解开的,应当是我仙门九大仙器。”

        “而后将会解开龙脉山川之枷锁,孕生神物。”

        “但贫道问一问各位,眼下我仙门有几件仙器?”

        上清道人开口,望着众人如此说道。

        一听这话,众掌教不由纷纷皱眉。

        “仙器的话,太玄仙宗有玄黄塔,龙虎道宗有龙虎宝炉,阴阳仙宗有阴阳仙镜。”

        “顾锦年有先天五行旗与玄黄钟,而据说万星门有星河仙葫,一共六件仙器。”

        “其余四件仙器,还未出世,不在我等手中,可也不在别人手中。”

        “大世降临,仙器很重要吗?”

        一位掌教开口,满是好奇道。

        “极其重要。”

        “天命降临之后,九大仙器将会在第一时间解除枷锁,那个时候每一件仙器,都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换句话来说,每一件仙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一位八境强者。”

        “而等到第二?

        ?段觉醒,龙脉山川复苏,孕育无穷仙门宝物之时,谁的仙器越多,谁得利就越大。”

        “所以,这就是贫道所言,为何有麻烦。”

        上清道人说清楚这番话。

        让众人恍然大悟了。

        “可剩下四件仙器,我等并不知晓在何处啊?”

        “难不成说,我等联手,去抢夺顾锦年手中的仙器?”

        有人提问,虽然知道仙器很重要,可更加明白的是,其他四件仙器,谁都不知道在何处。

        雅文吧

        “不。”

        “顾锦年手中的仙器已经认主,抢也抢不到。”

        “而剩下的五大仙器中,有两件仙器,极有可能出现在太昊仙境之中。”

        “所以眼下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借助同盟会之势,阻碍大夏王朝。”

        “让顾锦年一定不能注意到太昊仙境。”

        “如今贫道听闻一些消息,大夏王朝有意针对匈奴国。”

        “换句话来说,如果大夏王朝真要入侵匈奴国,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让大夏王朝,铩羽而归。”

        “诸位明白吗?”

        上清道人开口。

        说出了真正的目的。

  https://www.youren999.com/chapter/103280/47316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999.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