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反清:我其实真的是老实人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老勒,大炮,与董事会

第一百九十七章 老勒,大炮,与董事会

        投票开始。

        投票结束。

        刘大炮继续死磕清廷,趁他病要他命的提议,很是尴尬的只有他自己举手了,就连韦小宝和老雷居然也都没有举手。

        而诡异的是,当老勒提出他要调集至少两万陆军去攻打印度的提议的时候,董事会同样也没人举手。

        所有人给出的理由都出奇的一致:此事事关重大,还是要从长计议才行。

        以至于两个提议的得票全都没有过半。

        然而正常来说,  刘大炮作为一个汉人,老勒作为一个汉语都说不利索的外国人。

        刘大炮作为公司的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帝国丞相,其个人威望应该是远远超过了常年不在国内的老勒才对的。

        老勒一年才回来几回啊,事实上在座的这些股东中有很多人,比如新加入的曾养性和马宝这一东一西的帝国双翼,压根就是第一次见到老勒。

        所有人都投弃权票,  其实在刘大炮想来,  这已经代表着绝大多数人,恐怕心里已经完全倾向于老勒了。

        想了想,吴顺天还是问刘大炮道:“大人,您看……现在,如何是好?”

        刘大炮见状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很是不太好看,却道:“都不投票,是不是还有第三个想法?没关系,提出来。”

        然后,曾养性就真的举手道:“其实,眼下难得风平浪静,东线战事几乎停滞,我建议的话咱们应该罢兵止戈,踏踏实实的发展一段时间的。”

        “就是说既不打满清也不打印度是吧,来,同意的举手。”

        好半天,  还是没有一个人举手。

        然后刘大炮看向吴顺天道:“别特么看我啊,  该怎么办怎么办,搁置争议,散会,按规矩十天之后再开股东大会重新投票,如果再投不出来的话,那就召开全体股东大会,邀请所有持股三百手以上股东,共同开会,一切以股东投票结果为根本铁则,这是公司的铁律。”

        说完,刘大炮收起自己的本子,颇为恼怒地就回了丞相府,甚至走的时候还狠狠地摔了一下子门。

        而直到刘大炮人都走了,桌上的股东们才齐齐地松了一口气。

        后背上的汗都出来了。

        说真的,他们还真的怕刘大炮撒泼或是大发雷霆,毕竟他本质上除了公司董事局主席的身份之外,还有着朝廷丞相的身份,关键是南昌攻陷之后,他刘大炮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  人家真要是强硬推行的话,未必就推行不下来。

        那样的话他们这些股东会很难办的,  总不能,为了这事儿干脆换一个董事长,甚至换一个丞相吧,他们也没这个胆子啊。

        然而让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是,刘大炮虽然很明显对投票结果并不满意甚至非常生气,但却选择了严格尊重董事局会议的决定。

        换言之,在个人威望与董事会威望之间,选择了牺牲个人威望而成全了董事会威望。

        却是反而使他的个人威信在众股东的信众上升了,尤其是曾养性、耿精忠、和马宝这三个新来的大股东。

        事实上直到此时他们才真的相信,刘大炮是不想独裁的。

        另一边,刘大炮回到自己的临时丞相府,立刻就召见了于成龙、金光祖、刘秉权、刘秉政等幕僚来自己办公室开会。

        “各位,今日股东大会,关于我大明到底应该北上用兵,还是南下用兵的事儿,我与老勒因为各持己见,其余股东均投弃权,导致谁的提案也没有得票过半,搁置了,十天后重开,你们来帮我写一个详细的战略分析报告,来好好劝劝那些股东们,一个个的本都是人中龙凤,怎么这种时候突然就鼠目寸光了呢?”

        说完,一众幕僚一脸懵逼之中,却是于成龙最先反应了过来道:“写不了。”

        刘大炮一愣,恼火道:“什么写不了,为什么写不了?我命令不了公司的股东,难道还命令不了你们了?”

        于成龙淡定地道:“如果丞相您不打算派兵,把刀子架在股东们的脖子上逼他们投票的话,这战略报告就算是写的天花乱坠,也是白写。”

        “老于……话里有话啊。”

        “丞相,您的个人威望太高了,而且至今为止,您在董事会中所提的所有提议,都是通过的,眼下您与勒总督既然意见不合,这意见的本身,反倒是不重要了。”

        “董事会必须真正否决一次您的提案,董事会本身,才拥有存在的价值,否则,不过是个换汤不换药的内阁罢了。”

        金光祖闻言也苦笑着道:“恐怕,其他的股东未必就是真的想打印度,可能,只是想试验一下他们手中的权力,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吧。”

        “我……”

        刘大炮叹息一声道:“说实话,我还真没想这么多,如此说来,岂不是为了反对我而反对我?哪怕明明我是对的,他们也要反对我?那这公司到底是谁说了算,岂不成了他老勒说了算了么?哎,亏了我刚才还提出鸟粪石这东西替他解围呢。”

        金光祖苦笑道:“丞相,勒总督定然是威胁不到您的地位的,大明总不可能让一个外国人当丞相。”

        于成龙怼得更不留情面一些道:“丞相您好像跟我说过,绝对的权力未必会滋生绝对的腐败,却一定会滋生绝对的傲慢,而傲慢,比弱小更容易带国家走向深渊,这也是您坚持成立股东大会的初衷。”

        “什么意思,我傲慢了?”

        “臣以为,无论是北伐还是南下,至多只能说是都有道理,绝无对错之分,请您扪心自问,勒总督今天在会上的提案,真的就是错的么?”

        “大人,您让我写的这个报告,真没法写,因为事实上,此时咱们若是北伐,确确实实是赔钱的生意,实话实说,意义,真没有南下来得大。”

        “如今,清廷至少数年之内已绝没有再次南下进攻我们的余力,此时出兵北伐,只会逼着清廷与我们鱼死网破,缓解吴三桂的压力。”

        “而南昌既通,川蜀的钢铁可以源源不断由内河运输至澄海,江西的瓷器不必说,蔗糖、丝绸、食盐、乃至棉花,都在长江以南,且论富庶,也终究是南方人更富一些的,整个长江以北,貌似也就只有山西重商且多产富豪,有资格加入公司和咱们一块玩,其他地方,早就打烂了。”

        “换言之无论是原材料,还是资本,市场,乃至于安全,我们都已经有了,更不存在用工荒用工难的问题,事实上因战争而导致的难民已经让朝廷疲于应对了。敢问丞相,北伐的意义,到底何在?勒总督说是为了您一统江山青史留名,满足您巨大的个人虚荣,这话,说的当真就是不对的么?”

        刘大炮皱眉道:“北方还有数千万的百姓在异族铁蹄之下受苦啊。”

        于成龙闻言淡定地道:“公司,虽说不是以赚钱为唯一目的,至少也是最重要的利益之一,至少搞慈善,不是公司的目的。”

        “可清廷终究早晚是咱们的生死仇敌,难道我大明,还能和满清握手言和不成?”

        “丞相,没人说要与满清握手言和,也没人说他们不是咱们的生死仇敌,只是暂时数年之内,没有必要北伐而已。”

        金光祖也道:“丞相,其实这仗打到现在,满清固然是问题重重,但咱们,毕竟发展的有点太快了,不到两年时间,从潮州一地发展到现在坐断东南的地步,其实,臣也是建议不妨好好停下来消化消化的,至于挥师南下,臣以为,可以只当练兵。”

        刘大炮不爽地对着金光祖道:“可是你之前明明跟我说清廷现在因为爱新觉罗的腐败,正是战斗力最弱的时候,而只要他们能对军事和政治进行改革,让满清中非贵族出身的满人将领能上弱汰,他们的战斗力还是会恢复的啊,你作为幕僚出主意能不能稍微靠谱一点?”

        金光祖闻言尴尬地道:“丞相所言甚是,然而臣却以为,眼下既然清廷连京师都已经丢了,这改革对他们来说,也未必就是一件容易事,自古以来,凡改革必然导致内斗,眼下这个节骨眼上,爱新觉罗若是放弃了军权,与放弃了江山又还有什么不同?”

        “其实站在满清的角度上想想,眼下面对察哈尔蒙古反叛和京师沦陷,王辅臣反叛以及西线崩颓,其压力已经是很大的了,这时候咱们再北伐,过犹不及啊,说不定,反倒是让这满清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来。”

        刘秉政也道:“臣也认为,与其继续北伐作战,反倒是不如用这段时间好好的休养生息,朝廷发展的确实也是太快了些,宁波和南昌也需要时间来建设,朝廷也需要从上到下,好好的梳理一下各县土地以及人口,发展贸易多赚一些钱来,再打起仗来军费也能更充裕一些。”

        刘秉权道:“咱们与清军若是议和,压力,自然就转到吴三桂那边去了,说到底,如今咱们坐拥东南半壁,海贸繁荣,工厂林立,百姓归心,时间,是在咱们这一边的,咱们也没有必要太过于着急,丞相,咱们大明成立至今,就连恩科都还没开过呢。”

        “这么说……你们也认为我应该支持老勒,真的派陆军,甚至派马宝给他帮助他打印度去?”

        “此事万万不可。”

        “为何?”

        “勒总督,职权已经太大了,内陆的军权,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碰吧,毕竟,是个外族。”

        “是啊,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臣倒是觉得,印度打不打得下来并没有什么所谓,若是能趁机从勒总督接过一部分兵权,想来,即便是南下远征打输了,那也是极好的。”

        刘大炮闻言也是一阵的无语。

        同时也敏锐地意识到,自己麾下的嫡系,似乎天然就对老勒有着极重的敌意,却是不知,老勒麾下的那些嫡系,会不会对自己也是如此呢?

        哎~

        权力啊,真特么的麻烦。

        ………………

        十天的时间,其实按理来说当初制定这个规则是为了让不同意见的提案方趁着这个时间去py交易的,虽说将国家大事进行py这种事儿刘大炮自己也比较反感,但作为一个现实的人他也很清楚的知道,把py的东西明面上摆在前面总比摆在背地里强。

        合法腐败总好过非法的贪污。

        缺心眼才会认为桌子底下的事儿会比桌子顶上更脏,就好像上辈子经常有人嘲讽棒子国电影啥都能拍啥都不改的人一样单纯可爱,这种真心相信桌面底下啥都没有的人,祝他永远开心快乐。

        结果,十天过去了,刘大炮和老勒居然谁也没找人py。

        整得一众股东五脊六兽的。

        然后在刘大炮开会的时候开篇就道:“我认为,眼下我们确实是应该好好休养生息一番了,各位,我现在发的规划书就是未来两年咱们休养生息的主要内容,两年之内,应该是不会主动去寻清廷北伐进行大规模的会战了。”

        老勒皱眉道:“董事长的意思是,印度也不打了么?”

        刘大炮笑道:“当然要打,但具体怎么打,我认为还是有待商议的,其实,此前我让人叫你回来,本来就想和你商议这个事了,说到底,你想进攻印度,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要对付英国东印度公司,可对付英国东印度公司难道就一定要进攻印度么?”

        “毋庸讳言,我着急北伐驱除鞑虏,有我个人的情绪在其中起到作用,民族情绪这种事谁都会有,人么,总是要讲一点情怀的,谁也不是冷血的机器,只是老勒,你这般死咬着英国不放,扪心自问你就没有个人情绪在其中么?”

        老勒闻言,好半天之后,这才叹息一声点了点头,道:“董事长,您难道有不进攻印度就能进一步削弱甚至消灭英国东印度公司远东力量的方法么?”

        “有啊,翻开我的计划书看看,第一条。”

        “劫掠许可证?大明皇家海盗?”

  https://www.youren999.com/chapter/102379/463178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999.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