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龙族:重生归来我路明非屠神证道 > 第一百一十四章:那就再杀一次!(万字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四章:那就再杀一次!(万字求订阅)

        咕咚。

        咕咚咕咚。

        ……

        呼啸的风雨仿佛在这一刻完全沉寂下来。

        空气中只听得一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传荡而起,那是内心抑制不住的心驰神往啊。

        全场所有人也仿佛完全沉浸在跟心爱之人的这般缠绵幻想中。

        他们的目光纷纷凝固在这一幕樱花雨流下的男孩女孩身上,看着两人深情的相拥在一起,男孩捧起了女孩那张绝美的脸,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

        女孩悬在半空的手垂放下来,然后非常自然的紧紧搂住男孩的腰身,整个人下意识的跟着回应对方的狂热深情。

        世间再无这般唯美画面。

        相爱之人紧紧相拥,热情似火的吻在了一起。

        无数粉红色的樱花被风雨裹挟着来来又去去,仿佛连神明都被这一幕美好而深深感动,再度的流下泪来。

        风雨中,樱举起望远镜看着这一幕,红润的嘴角竟不自觉缓缓掀起一抹上扬弧度。

        尽管这一丝弧度非常细微,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但却有种说不出的微妙感。

        真要是被熟悉之人发现,必然会震惊樱这个一向沉静的女孩竟然也会有这种情感涌流。

        面对这一幕,樱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些羡慕的。

        两个彼此相爱的人,不就是要互相拥抱,互相倾诉心声,甚至是互相深深的亲吻么……

        这些都是爱一个人潜意识的动作,当内心情感涌流的时候,这些动作不由自主的就会做出来,在这方面无需学习,也无需模仿。

        甚至当被爱感动的时候,脑海里同样会自然而然出现那道存在的身影,不管怎么掩饰,又或者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似乎是刻意不去想象对方,但那道身影依然会不可避免的出现。

        樱的目光透过风雨,不由得看向源稚生的方向。

        她心中好奇,在这样的唯美时刻,那个男人正在想些什么呢……

        是感动还是向往,又或者是内心的一丝不自然。

        风吹起了源稚生黑色长风衣的衣摆,他站在雨里,身后有人为他撑伞,男人仰头看着这一幕,默默给自己点了根柔和七星。

        那对一向冷峻萧杀的眸子,出现一丝丝波动,像是一汪幽潭突然落进了一块巨石,随着大浪四起,直到一点点平息下来,最后只剩下一道道细微涟漪在潭面上漫卷开来。

        源稚生此刻的心境就是这种涟漪漫卷的状态。

        他先前的确被路明非与绘梨衣两人唯美樱花下的一场深吻所震动,但如果按照樱的那些想法,女孩注定是要猜错了。

        源稚生的内心是感慨。

        他抽着烟,深深吸了一口,直到这一根柔和七星燃烧了一半,才将肺里的烟气幽幽的吐了出来,不过这些烟气很快又被风雨吹卷起来。

        源稚生就这样看着这些烟气升腾又消散,最后彻底淹没在风雨里。

        是啊,绘梨衣终究是长大了,已经从以前那个懵懂的小女孩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大姑娘。

        一个长大的姑娘自然是要考虑自己的未来,会考虑自己心爱的男孩是谁,甚至与心爱的男孩在某一天双宿双飞,甚至还会考虑自己未来的宝宝叫什么,是男孩还是女孩……

        源稚生看到的这种成长,这种由内到外的蜕变。

        他现在真的很期待绘梨衣的未来,飞吧,飞出那座白色的牢笼,飞出日本,与心爱的男孩一起自由自在的飞吧,直至飞往那幸福的终点站。

        源稚生洒脱的笑了起来。

        他觉得等绘梨衣离开日本后,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那座该死的白色牢笼狠狠砸碎,就像是粉碎过去的那个自己。

        嗯,他觉得有必要让夜叉找一个大号点的锤子,这样砸起来才带劲。

        ……

        另一处。

        风雨飘摇,吹起了男人的凤冠霞帔,他就像是一位走出深宫庭院的绝美贵妃,一颦一笑皆是万种风情。

        然而男人抬头看向樱花雨流下那一幕美好,却眼眸澄澈,仿若稚子,而不是那位倾世贵妃亦或是那个喜怒无常如森罗恶鬼的龙王。

        这一刻源稚女仅仅只是一名稚子,一个对唯美爱情感动到落泪的山中男孩。

        一旁的樱井小暮深受触动,对方这一幕是她从未见过的,难道这才是对方层层张脸谱后隐藏的男孩么……

        真的,好悲伤啊……

        樱井小暮不知道为何,明明看到男孩感动到落泪,却觉得这个男孩非常悲伤,像是被孤独淹没。

        她鼓起勇气做出一个反常举动,微微上前,然后将先前源稚女递给她的那张没用过的纸巾,重新递给了对方。

        “谢谢。”

        源稚女感动的点了点头。

        他伸手接过纸巾,擦拭着脸庞上滑落的泪水。

        正如他所说,这一刻没有猛鬼众的龙王,他们仅仅只是一个有幸见证这场唯美约会的观众。

        ……

        “哎呀呀,不错呦。”

        一辆拉面屋台车的破旧车厢里,老人从窗户外凑出脑袋,用那台破旧望远镜一个劲瞄着天望回廊上的一幕。

        满是油腻的嘴巴都张成了兴奋的0型,似乎进入了一种非常激动的状态。

        老人心说就该是这样嘛,自己心爱的女孩当然就要以这种略显霸道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嘛,你以为人家女孩会以为你粗鲁,可这不正是在意人家的表现么,指不定女孩心里正美的冒着泡呢,嘿嘿嘿……

        上杉越老脸激动,上面的褶子都因为过度兴奋而皱成了一朵菊花,当年他的泡妞手段那可谓炉火纯青,所以在这方面颇有心得,一眼就能看出常人看不出来的奥妙。

        他看出来路明非这个男孩虽然实力强劲,守护着女孩在不被别人伤害的时候,更是冷峻又霸道,该出手的时候估计一点也不会含糊,但在面对心爱女孩的时候,尤其是在某些需求方面却出奇的木讷。

        眼看着男孩在回廊上捧起女孩的脸深深吻了起来,不由得感慨这家伙是真的开窍了啊。

        他端起酒杯小酌一下,但一口下去又觉得不过瘾,直接拿起烧酒的酒壶吨吨吨的喝了起来。

        “痛快啊……”

        老人被酒水刺激的热烈声从破旧的车厢里传荡出来,风雨中满是浓烈的酒味,夹杂着卤肉飘香。

        ……

        咔嚓咔嚓。

        而在数百米的高空之上。

        芬格尔占据有利地形,只见整个人猫在飞艇的舱身里不断变幻各种姿势,用脖子上挂着的狗仔专用相机对着天望回廊上男孩女孩深吻的一幕一通狂拍。

        这是多么难得时刻。

        就为了这一幕的来临,芬格尔甚至连自己这条狗命都差点搭进去了。

        手里的袖珍小相机贴着脸一顿咔嚓咔嚓,将男孩女孩亲吻的一幕幕快速拍了下来。

        芬格尔甚至为了能找到一个绝妙角度,整个人开始一点点朝舱身外缘探去,只为了能够在樱花纷飞间将男孩女孩那一幕亲吻细节拍出来。

        虽然这样做很危险,不仅仅是此刻顶着风雨在数百米高空拍照,他随时会被一个风浪拍下去,同样还有将这些照片在未来散布出去而引发的巨大危机。

        可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他觉得只要干完这一票,以后富贵荣华,那就指日可待了。

        到时候他会把这一组亲吻照片以文件方式匿名在卡塞尔学院的守夜人论坛参与竞拍,价高者就能够得到这个文件的开启密码。

        就连标题他都想好了——震惊!惊现卡塞尔扛把子与白女王唯美的一组爱情吻照,速来!

        所谓卡塞尔扛把子以及白女王,两者自然指的是他小师弟路明非,以及弟妹绘梨衣。

        因为芬格尔已经预测到未来路明非以及绘梨衣两人,以恐怖的血统实力在卡塞尔学院开启全新的统治时代。

        如此一来,这每一张吻照可谓是价值连城,估计到时候学院很多学员都会为了这个八卦而疯狂。

        反正学院里面有钱的学员多如牛毛,大家出行要不是开限量超跑出门都不好意思打招呼,尤其是那个叫凯撒.加图索的家伙,在学院里简直不要太招摇,对方甚至在学院里还有自己的蕾丝少女团。

        芬格尔已经擦亮眼睛瞧好了,就等着这位意大利的贵公子啥时候凉凉了。

        至于竞拍吻照这件事,芬格尔也早就为自己想好了退路。

        反正连eva都是他的人,他完全可以让其隐匿或者是直接篡改他的论坛id,绝对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闷声发大财。

        而且别说小师弟以及弟妹不会发现他这种逆天操作,哪怕最后被发现是他芬格尔所为,说不定两人还想要这种吻照用来留念呢。

        毕竟他现在可谓占据绝佳地形,甚至为了拍出更好的唯美效果,半个身子几乎都探出了舱身,就算说是玩命也毫不为过。

        到时候说不定小师弟以及弟妹还会感动的泪流满面,未来会答应罩着他。

        这一手可谓进可攻退可守,简直妙妙妙啊!

        一念至此,芬格尔整个人激动的简直要飘起来了。

        可下一刻他就发现不对劲,因为他真的飘起来了!

        卧槽!不带这么玩的啊!

        芬格尔心中惊慌,只见他整个人从飞艇的舱身里直接被震荡了起来。

        原来是高空上风浪越发凶猛,飞艇开始剧烈摇晃,他因为想要拍出唯美吻照,所以没有及时固定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也被冲击的飘荡起来。

        而芬格尔此前完全沉浸在激动的幻想中,直到彻底感觉到不对劲,才发现自己真飘了。

        芬格尔连忙伸出一只手,要抓住飘荡起来的固定带,只要能够将其抓住,他就能再度回到舱身里。

        可紧接着一个巨大风浪拍打过来,固定带顿时被冲到一边。

        完了,芭比q了。

        伴随着轰然的自由落体,就在芬格尔以为自己真的要掉下去的时候,身子猛地被拉住了。

        一根尼龙绳捆在他的身上,使得他跟整个飞艇连接在一起,芬格尔这才知道他的身上还有一道保险。

        好险!

        正是这根尼龙绳硬生生拉住了他,使得他没有真正掉下去。

        尼龙绳被绷得笔直,芬格尔不敢耽搁,因为一旦重力过大,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保险绳搞不好也会被扯断。

        可就在他二度伸手要抓住尼龙绳借力上去的时候,只听得嘶的一声,尼龙绳肉眼可见的出现一道小撕裂。

        “我靠,不会……”

        芬格尔被吓得肝都颤了。

        这可是绳子,一旦出现一点撕裂,接下来就是彻彻底底的崩溃啊。

        就在他心惊瞬间,话还没说完,飞艇与他后背间连接的唯一一根尼龙绳彻底断开。

        他的手在虚空抓了抓,直接抓了个寂寞。

        伴随着再度轰然而起的声响,芬格尔整个身体自由落体般猛地坠落了下去。

        而且在最后一刻,芬格尔同样看到飞艇下的一侧出现破裂,位置正好是环形把手的发射装置,想必是不久前二度爆发青铜御座出现的裂痕。

        他不由得苦笑,看来他注定是要坠落下去的啊啊啊!!!

        整个耳机频道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芬桑!!!”

        所有人都惊了,乌鸦更是在无线耳机里惊呼。

        他们都意识到芬格尔必然是从飞艇上掉下去了。

        “不要慌,你身上的作战服后面有降落伞装置,开关就在你衣服的第二个纽扣上,扯开它就能弹出降落伞了。”

        樱沉静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哪怕是在这样一个时刻,她的语气也没有半点波动。

        并非是她不在乎芬格尔的生命,而是她知道越是沉静表达,越是能够给对方带来信心。

        “我靠靠靠,怎么不早说!”

        芬格尔郁闷的颤抖声响起。

        紧接着就是拉开纽扣的撕扯声。

        樱在耳机里没有回答。

        在芬格尔穿上那件特质的黑色作战服的时候,青年就毛手毛脚的催促着要上去,根本就没耐心听她的讲解。

        噗的一声,正在坠落的芬格尔开启了身后的降落伞。

        伴随着一股巨大的阻力,他坠落的身形猛地一缓,差点把青年勒岔气了。

        不过还没等他喘口气,下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来了。

        芬格尔整个人虽然被降落伞阻止了下坠的凶猛趋势,但因为风雨剧烈呼啸,而且越来越凶猛,哪怕他曾受过跳伞训练,可在这种极端的恶劣天气下,他根本无法掌控飞行趋势。

        在风雨的凶猛吹卷下,芬格尔整个人在风中像是被狂荡秋千,只听得耳机里传来嗯嗯啊啊的惊惧声。

        身在天空树的所有成员包括猛鬼众那边的人,一个个都下意识举起望远镜跟着青年的身影摇摆,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前前后后……

        “芬桑!你挺住啊!我这就去救你!!”

        乌鸦在耳机里大喊。

        紧接着就听到积水滚荡的声音。

        完全可以想象对方在风雨中奔跑,内心的那种焦急与担忧,就像是……像是为了心中那个最在意的人儿去拼命。

        这……

        在场所有人细思极恐。

        他们豁然想到了不久前芬格尔在耳机里喊某人宝贝的时候,乌鸦组长那迫不及待的语气。

        该不会两人真的有一腿吧。

        可两人明明性别雷同,这怎么可以呢?

        甚至在场不少成员还下意识看了眼一旁身材高大威猛的夜叉。

        毕竟乌鸦与夜叉两人在执行局共事那么多年,早就是知己知彼,而且更关键的是夜叉的身材跟芬格尔的身材几乎一样,都是那么高大威猛,看起来更像是主攻的一方。

        如今再看芬格尔与乌鸦两人肝胆相照的气势,要说两人没什么,鬼特么都不信啊。

        一旁的夜叉脸庞黢黑。

        他虽然大大咧咧,可不代表他是个傻逼啊,他自然能感受到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顿时嘴角抽搐起来。

        “妈的,你们一个个看什么看,小心长鸡眼啊!”

        夜叉恶狠狠地警告道。

        他这暴脾气怎么可能会任由其他成员对他这般乱想,不过随后才反应过来他说得这句话好像更不对劲啊。

        果不其然,周围那些蛇岐八家的家族成员们一听这话,齐齐与这个高大威猛的青年拉开一段距离。

        尤其是那些男性成员,更是窜的比兔子还快。

        连一向沉静的樱也忍不住看向夜叉,似乎对这个伙伴的取向问题感到惊讶,毕竟对方这一手平时是真没看出来。

        夜叉心态崩裂,“我不是,我没有。”

        他抓狂般的摩挲着手里粗大的火箭筒,似乎是在极力否认,可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直接让那些家族成员再度退避三舍。

        “我特么……”

        夜叉也懵了。

        他握着火箭筒,现在恨不得一猛子扎进积水里。

        不,在他扎进积水前,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乌鸦跟芬格尔两人一炮带走,正是因为那两人的骚操作,搞的他现在怎么洗也洗不干净了。

        看着芬格尔在风雨中像是被暴击的沙袋来来又去去,眼瞅着就要坠落到天空树一侧的高楼上,他愤愤一咬牙,提着火箭筒就冲了过去。

        现在赶到那里的话,准能逮住乌鸦跟芬格尔两个家伙,他发誓他要让两人当面向众人说清楚。

        这可是关乎他未来能否在老大源稚生身边继续效力的关键啊。

        夜叉忍不住看向远处的源稚生,生怕对方听到了之后别有所误会,可后者直接摸了摸鼻子,一副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然而就是这个故作掩饰的表情让夜叉心中悲愤,他在积水里疯狂奔跑,竟然掀起一人高的水墙,然后直冲进了芬格尔即将坠落的大楼里。

        砰砰砰——

        风雨中芬格尔就像是一只折翼的鸟,整个身子接连在大楼侧壁狠狠撞击几下后,最终整个人朝下坠去。

        可距离地面还有五六十米的高度,真要这样摔下去,就是不死也会被废掉啊。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只手猛地抓住了芬格尔身后的降落伞绳索,青年下坠的身体顿时为之一缓。

        芬格尔的第一反应就是走了狗屎运,降落伞被建筑外墙挂住了。

        可紧接着头顶一道炽热的声音传来。

        “芬桑,我抓住你了!!”

        芬格尔仰头就看到乌鸦那张激动的脸,两人的目光隔着风雨碰撞在一起,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永恒。

        “乌鸦老弟,你放手吧。”

        芬格尔有些落寞的说。

        哪怕他被乌鸦暂时抓住,但他的身体处在大楼侧壁的幕墙上,他又不是蜘蛛侠,根本无法在满是雨水的湿滑幕墙上借力。

        而且乌鸦为了抓住他,几乎大半个身子都已经探出窗户,芬格尔已经感受到对方手臂的剧烈颤抖,那是快脱力的征兆,而且乌鸦整个身子也是不可抑制的朝下滑,照这样下去很快他们两人都会一起栽落下去的。

        要知道距离地面还有五六十多米的高度,真要是摔下去,芬格尔自己可能因为皮糙肉厚,再加上言灵青铜御座的加持,可能也就落个终生残废,但乌鸦百分之百会摔死。

        “芬桑,我答应过你的,我绝对会第一个抢救你,连你的裤衩一起。”

        乌鸦神色郑重的说。

        风雨猛烈吹打着他的脸,却没有半点退缩。

        “乌鸦老弟,都这时候了,咱就别说那么烂俗的话了,真的不搞笑啊。”芬格尔说。

        然后从身上摸索出一把小匕首出来就要去割身后的降落伞绳索。

        “芬桑你千万不能这么做!我一定会救你的!!”

        乌鸦惊了。

        他看到芬格尔在切割绳索,顿时反应了过来。

        “虽然我芬格尔贪生怕死,但我真的不想欠别人的东西。”

        乌鸦急了,“这怎么能叫欠呢,明明你数次救我于危难中,要不然我乌鸦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如果你今天这样掉下去,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你也别想着我给你寄玉藻前的妹子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你先给我留着,说不定我要是没摔死,哪天恢复好了还能用得上。”

        说着芬格尔就要割断绳索。

        不过这时候的乌鸦也已经要撑不住了,整个人眼看着就要从大楼窗户上栽落下去。

        可下一刻乌鸦就愣住了,因为他的后脚跟被一只大手稳稳抓住了。

        他扭过头艰难的瞥了眼,却发现身后的夜叉正龇牙咧嘴的抓着他。

        “看什么看,小心……阿呸,老子要不是还等着你们去给我解释,我才不会管呢!”

        夜叉一边发力拉扯,一边骂骂咧咧的说。

        “芬桑,我们有救了,我们……芬桑,芬桑!!”

        乌鸦还没来得及将这个惊喜告诉芬格尔,可后者的身影竟然消失了,手里只剩下空空的绳索。

        乌鸦神色悲痛起来。

        他以为芬格尔为了不牵连他,直接割断绳子自己坠落了下去。

        可现在下面别说是人,就是裤衩也没有啊,该不会是直接蒸发了吧。

        “叫什么叫啊,我是你下面这一层呢,刚好有个小窗户够我钻进来的,老弟你差点坏了我的计划。”

        芬格尔气喘吁吁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耳机全体频道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终于安全了。

        等到三人互相搀扶着从大楼里走出的时候,其他人都是眼神怪怪的,总觉得这三人gay里gay气的。

        “看什么看,小心长鸡眼啊!”

        三人异口同声的说。

        众人顿时惊慌散开,一个个该干嘛干嘛。

        ……

        天空树观景台,天望回廊。

        樱花如落雨纷飞。

        路明非双手捧着女孩那张绝美的脸,他也不知道自己吻了多久,只觉得永远不够,一辈子都不够。

        他完全投入其中,绘梨衣同样从先前的生涩到现在的热情。

        直到过去了好久好久,仿佛是一个世纪过去了,路明非才缓缓松开了女孩。

        刚刚的疯狂直到现在才平息下来,路明非反倒有些不自然了,就像是一个趁着醉意向心爱女孩告白的男孩,直到酒醒之后,难免有些犯怂,他现在生怕绘梨衣会生气。

        “绘梨衣,我……”

        路明非犹犹豫豫的想要解释。

        “怎么了?”

        绘梨衣歪着脑袋问。

        似乎在女孩的观念里,好像并没有哪里做的不对。

        “我不该……”路明非抓抓脑袋。

        “你是想说还不够么?要是这样的话,绘梨衣还可以继续的。”女孩那张绝美的脸满是期待。

        她同样沉浸在那种美好的感受里,如果说刚刚那一吻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话,绘梨衣觉得自己还可以坚持两个世纪、三个世纪……

        不对,准确来说不是坚持,而是享受,一种身心愉悦的感觉。

        绘梨衣不是很明白什么是在意,什么又是爱,但她却会下意识的做出那些在意一个人以及爱一个人的举动,包括亲吻也是。

        她觉得那样很舒服,那就是她想要的感受,跟路明非在一起的感受很好很好。

        所以如果路明非觉得不够的话,她完全可以继续吻下去,一点也不勉强。

        “啊这,够够够,现在够了。”

        路明非看着女孩再度贴身前来,连忙说道。

        当然,最后同样不会忘了强调一句,此刻是够了,下一刻就未必了。

        “那我以后还能叫你sakura么?”

        绘梨衣突然问道。

        她虽然知道了路明非的真名,而sakura仅仅只是男孩的网名,但绘梨衣跟路明非的相遇,就是从这个叫sakura的男孩开始的。

        而且她喊sakura已经不知道呼唤了多少次,哪怕是此前那次昏迷,也是足足喊了一千三百一十四次,那是多么刻骨铭心的记忆啊。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绘梨衣还想继续喊着sakura。

        看着女孩生怕引起自己的不满而小心翼翼询问的表情,路明非忍不住爱怜的抚摸着女孩那头深红色的长发,柔声说道:

        “傻瓜,当然可以呀,我只是想要告诉绘梨衣,在你的面前无论我是路明非,还是sakura,他们都是我这个人罢了,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喊我路明非,或是明非又或是sakura都可以。”

        “唔唔!”

        女孩眼眸里迸发出喜悦的光。

        然后忍不住问道:“哥哥真的会让我跟sakura一起离开日本么?”

        虽然路明非说过哥哥已经同意她跟男孩一起离开日本,前往对方的学院,但绘梨衣心中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可能这就是深爱吧,因为在意,所以总有些患得患失。

        路明非苦笑起来,他也不清楚女孩这种患得患失的症状什么时候会消失,但目前看来没有半点要治愈的迹象。

        “你哥哥,也就是我大舅哥的确已经同意了,而且亲自安排我们明天晚上的专机,我们可以在专机上休息一下,第二天我们就能到美国的芝加哥了。”

        “然后就到了sakura的学院了么?”

        “对啊,就是在那座城市,不过在去学院前,我还需要去见一位身在芝加哥的朋友。”

        路明非想到了老唐那张喜庆又贱贱的脸。

        “是跟那个怪怪的青年师兄一样的关系么?”绘梨衣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那个叫芬格尔的怪怪青年一直以来都给她很大压力,因为对方似乎有种奇特的魔力,总是吸引着她的sakura。

        路明非连忙否认,“当……当然不是啊,老唐他是我兄弟。”

        不过某种程度上来说,老唐芬格尔都是他过命的兄弟。

        “兄弟是什么?”

        “兄弟就是……就是……”

        路明非想说就是能好到穿一条裤子的那种关系,但考虑到绘梨衣天马行空的思维,他觉得还是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比喻了。

        万一老唐以后被绘梨衣针对,那乐子可就大了。

        毕竟老唐可不是芬格尔,虽然后者神神叨叨的,但老唐那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龙王啊,虽然还没有真正觉醒,但路明非最怕的就是这家伙别被刺激到觉醒了。

        万一绘梨衣冷不丁的给老唐爆发一波审判,仿佛遇到天崩的老唐哗啦啦一通觉醒,直接爆发出堪比龙王的实力就麻烦了,因为路明非现在还没有猛到能干翻龙王的程度。

        当然,如果老唐是自己觉醒了,路明非其实也完全不怂的,毕竟老唐还没有跟自己的弟弟康斯坦丁融合,从而进化为青铜与火之王诺顿。

        所以真要打起来的话,路明非可能觉得老唐对付起来有些棘手,但最终还是能把对方拿捏的。

        路明非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跟绘梨衣强调一下。

        “绘梨衣,你要记得哦,无论是芬格尔还是老唐,甚至以后到了卡塞尔学院里,很多人都是sakura的朋友,千万不能对他们爆发言灵,知道了么?”

        他不仅仅是为了那些朋友好,同样也是为了绘梨衣着想,否则就算龙血爆发有血清的治愈,对绘梨衣的身体也是一个不小的伤害。

        而且一旦绘梨衣爆发血统,还会被有心势力觊觎,虽然国外不像是在日本这么高危,但还是有很多不稳定因素的。

        “恩恩,sakura的兄弟就是绘梨衣的朋友,绘梨衣绝不会审判他们的。”

        绘梨衣连忙表示。

        不过女孩又在心底悄悄补了一句,“只要他们不来跟我分享sakura就好,要不然到时候绘梨衣不一定能控制住自己哦。”

        路明非看到女孩美眸里闪过的一抹狡黠,就知道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但他也能够看出来,绘梨衣越来越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了,所以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路明非对女孩的未来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sakura,下面有好多人呀。”

        绘梨衣好奇的看向天空树周围。

        虽然她没有望远镜,但也能看到很远的事物以及听到远处的声音。

        路明非同样也有这种能力,话说他刚刚好像还听到了师兄芬格尔的惨叫声来着。

        但愿是他的……

        然而最后‘错觉’两个字在心底还没发出来,却突然看到一艘黑色飞艇从空中坠落下来。

        路明非内心陡然一震,因为他并没有在上面看到芬格尔的身影,现在回想起来,好像的确听到了对方发出的惨叫。

        不是吧。

        路明非突然想到了不久前那场樱花雨,能够顶着这般狂烈的风雨降下樱花,不就是一个人从空中发射投放的么?

        该不会是芬格尔从高空掉下去了吧。

        然而就在这个念头刚刚诞生,他不经意的朝下一扫,顿时就看到一个高大的家伙在对他扭秧歌般挥手。

        路明非眉头一挑,好家伙,正是芬格尔。

        这家伙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凄惨,反而活蹦乱跳的,甚至察觉到他的凝视,对他一个劲的挤眉弄眼加油打气。

        不仅仅是芬格尔,很多人也都从天空树的周围建筑里走了出来。

        芬格尔身边有乌鸦、夜叉、樱,甚至还有源稚生。

        除此之外,令路明非没想到的是竟然连源稚女也来了,一身凤冠霞帔,像是来参加他的婚礼,身旁是一身猩红作战服的樱井小暮,这个女孩依旧是那么的惹眼啊。

        感受到路明非的凝视,源稚女对他微笑点头。

        身边的樱井小暮看到两人这一幕互动,不由得心生感慨。

        她还从未见过猛鬼众的龙王对谁露出过这种神色,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那个清若稚子的男孩。

        路明非在下面看到了好多好多的熟人,他这才真正反应过来,原来此前感应到的两股对峙势力竟然是蛇岐八家与猛鬼众。

        这两个宿敌般的势力,但凡见面都是不死不休,两人的恩怨甚至可以追溯到江户时代,因为两者间的龙族血脉最终走向对立,一方为鬼,一方为斩鬼人,就这样争斗不休了上百年,如今却因为他的这场约会而停手,甚至是联手。

        好家伙,这是什么梦幻联动?

        路明非内心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之前他还在担心如果他离开了日本,猛鬼众与蛇岐八家再度被有心人利用,甚至就算不利用,以两者间的仇恨也会让两股势力互相攻杀,更何况两大势力的领袖还是一对“难兄难弟”。

        这一旦见面,那还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虽然他的实力强大,但两者恩怨并不是靠单纯的铁血镇压就能够化解平息的,无论是仇恨时间跨度达上百年的蛇岐八家与猛鬼众,还是源稚生与源稚女这一对难兄难弟,两者间的仇恨已经化为实质般的刀,强行镇压只会让这把刀彻底崩断。

        这两败俱伤的一幕绝对是路明非不想看到的。

        如今却没想到两者竟然展开梦幻联动,又或许美好的事物都会让人下意识的想要守护吧,无论你是铁血杀伐的斩鬼人,还是面目狰狞的鬼。

        路明非内心感慨。

        就在他恍惚间,竟然还看到了一个本该已经离开的老人。

        好家伙,不是他老丈人上杉越又是何人!

        似乎是感受到路明非的注视,老人那张老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甚至还对他一个劲抖眉毛。

        路明非汗颜的抓了抓脑袋,估计他老丈人还不知道绘梨衣就是自己的女儿,否则也不可能把眉毛抖得那么兴奋吧。

        不过再一想,如果他的老丈人对他非常满意,估计对方还是会这样表达祝福。

        毕竟这么骚里骚气的老头还是不常见的。

        路明非看向四周,忽然内心一动。

        老丈人上杉越,大舅哥源稚生以及小舅哥源稚女,甚至还有怀里的绘梨衣,再加上他这个女婿,好家伙,一家子整整齐齐。

        他本来还在想离开日本的时候,觉得未能见到源稚女以及上杉越有些遗憾,但没想到这些人在一种奇妙的缘分下,都已经陆陆续续出现在他身边,如今更是来到了这场唯美的约会现场,来见证这场美好的爱情。

        他看向全场,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祝福的笑意。

        “sakura,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们啊?”

        绘梨衣好奇的问。

        “傻瓜,他们都是在羡慕我们呢,当然,他们也是在祝福我们。”

        路明非笑着解释。

        看着很多人站在风雨中守护,以及他们脸上的柴油,甚至还有为了那场樱花雨而冒着生命危险在高空投射樱花的芬格尔,路明非的内心感动涌流。

        在这样一个暴风雨的夜晚,他跟绘梨衣的爱情能够受到所有人祝福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啊。

        绘梨衣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虽然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要对她跟sakura这样笑,但敏感的她却能够感受到他们内心的善意。

        她甚至还看到了自己的哥哥源稚生。

        男人的脸上并没有因为她的这次出行而一如既往的神色严厉,反而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加油!”

        男人在风雨中对着女孩唇语。

        绘梨衣读懂了这个词汇,深红色的美眸里顿时水雾弥漫。

        “傻瓜,你哥哥在祝福我们呢。”

        路明非笑着拍了拍绘梨衣的脑袋。

        后者重重的点了点头,“唔唔!绘梨衣看到了,看到了哥哥的祝福!”

        女孩美眸里有晶莹的泪水滑落下来。

        一直以来,源稚生给她的印象都是大家长般严厉,所谓长兄为父,可能绘梨衣感受最多的就是身为父亲的严厉,至于前任大家长橘政宗,则是被女孩自动忽略,对方好像一直在女孩心里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源稚生一直以来都在用爱来管束绘梨衣,其实源氏重工那座白色密室是禁锢不了女孩的,能禁锢她的只有源稚生。

        绘梨衣知道哥哥是为她好,她也不想让对方为难,所以她就要乖一点,哪怕这样让她很孤独,就算是偶尔翘家也很快就会回来。

        久而久之,绘梨衣的内心变得非常压抑,因为他的哥哥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爱她的人啊,她却无法反驳,只能默默接受这份禁锢。

        直到有一天遇到了sakura。

        绘梨衣觉得自己像是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重生,她变了,或者说哥哥源稚生的地位在她心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变得不再听从哥哥源稚生的话,她的心里只有sakura,为了能够跟sakura在一起,绘梨衣甚至可以永远也不回那座白色牢笼,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哥哥源稚生的爱对她再也形成不了束缚。

        绘梨衣甚至想到了震怒的哥哥会派来家族强者击杀sakura,所以那段时间女孩无时无刻都在等待着,那些人敢来,她就敢杀!

        因为在绘梨衣心中,sakura比任何人都重要,无论是蛇岐八家这个家族,还是她的哥哥源稚生,都远远不如sakura。

        但源稚生毕竟是她在意的哥哥啊,同样,源稚生也非常在意她,这种情感对于女孩来说,虽然没有sakura在她心中这般深重,但也是无法割舍的,她真的不想让哥哥难过,更不想让sakura难过。

        但她没得选,在她的内心里已经做好了跟哥哥源稚生决裂的心理准备,哪怕这样让她很难过,但为了sakura,一切都值得。

        却没想到再见对方的时候,她的哥哥是这么的鼓励她,支持她。

        绘梨衣读懂了对话的唇语与眼神,“加油,绘梨衣,你的选择是对的,飞吧,飞出那座牢笼,飞出东京,跟你心爱的男孩一起飞往美好的未来。”

        女孩的眼泪一滴滴掉落下来,根本抑制不住。

        哥哥在祝福她。

        哥哥认为她的对的。

        哥哥非常非常喜欢sakura。

        ……

        “傻瓜,不是说好不准哭了吗?要笑起来啊,要不然你哥哥该以为sakura欺负绘梨衣了呢,说不定明天晚上就不让绘梨衣跟sakura离开了。”

        路明非轻轻擦拭掉女孩脸庞上的泪水。

        “唔唔!绘梨衣要笑!”

        女孩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庞上绽放出绝美的笑容。

        “我们给哥哥比个耶,让他知道我们很好很好。”

        路明非搂着绘梨衣,然后伸出了剪刀手,一旁的绘梨衣连忙点头,也跟着学了起来。

        两人的脑袋歪凑在一起,齐齐笑着朝源稚生比耶。

        看到这一幕,源稚生罕见的笑出了声,可随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咳嗽了几声掩饰。

        身后两名家族精英战战兢兢,生怕这位少主再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话说风雨太大,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啊。

        路明非笑着跟大舅哥源稚生比耶后,目光一扫,突然看到芬格尔正在对他做一些奇怪的动作。

        只见这家伙一把拿起了夜叉身边黝黑的火箭筒,然后又用手电筒的光照在上面上下撸动,接着又熄灭了手电筒,然后再度打开,就这样一直重复性操作。

        身边之人因为之前的暧昧印象,都是一脸震惊的看向芬格尔,就连夜叉也赶忙退避三舍,生怕这家伙的猥琐举动波及自己。

        他夜叉虽然大大咧咧,但他不要面子的嘛,真要是被坐实了,他的勇猛形象将会被彻底颠覆,甚至还会被老大源稚生嫌弃。

        只有一旁的乌鸦哭笑不得。

        因为是他刚刚告诉芬格尔,说天空树地下层的发电机组里面的柴油供应量不足了,这颗被点亮的天空树很快就会迎来熄灭。

        如今能够坚挺一个小时,还要多亏了猛鬼众的那一波柴油助攻。

        有一说一,身为蛇岐八家的成员,真的有必要感谢一下猛鬼众,若非是对方的雪中送炭,否则又怎么能看到接下来那唯美的一幕呢。

        只是如今对方送来的柴油也已然告急。

        雨越下越大,运送柴油这件事早已成为不可能,就算皮划艇快艇什么的能送过来,但那些柴油已经在积水里泡了水,变成了废油。

        照现有的柴油量来看,天空树最多再过十来分钟就会真正熄灭。

        所以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对方,其实在这样一个时刻,为这场唯美的约会划上句点,简直不要太完美。

        路明非也终于反应过来芬格尔的骚操作。

        看来是天空树快要熄灭了啊。

        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他同样觉得是时候离开了,毕竟一切的唯美与感动甚至是祝福都已经发生,他跟绘梨衣总不可能在天空树上面过夜啊。

        “绘梨衣,我们回去吧。”

        路明非柔声对怀里的女孩说。

        “唔唔!”

        绘梨衣开心的点头。

        她跟路明非在天空树拍了好多照片,等回去的时候她还要好好翻看呢。

        哧哧哧——

        然而就在路明非带着绘梨衣即将离开的时候,整座天空树散发的光突然变得闪烁起来,忽明忽暗。

        紧接着风雨中传来了一声声幽幽的梆子声。

        绘梨衣原本满是欣喜的绝美脸庞突然变得苍白起来,整个娇躯都在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像是一个人在瞬间经历一场高烧带来的副作用。

        而在绘梨衣的精神世界里,那个白色的怪物再度从沉睡中醒来,向她发出狰狞的咆哮,无时无刻都想要吞噬掉她的精神意志。

        绘梨衣无比惊惧,在白色怪物面前,她的自我就像是一只蚂蚁般显得格外渺小。

        白色怪物轰然一震,从身上掀起一道白色浪潮朝着绘梨衣的自我轰卷而去,又像是粘稠的白色触手要把她拉进身体里。

        绘梨衣面对汹涌而来的白色狂潮,身体因为惊惧而一点点后退的时候,一只沉稳的手掌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现实中,路明非伸手握紧了女孩颤抖的小手,轻声问道:“绘梨衣,怕么?”

        女孩点了点头,可很快又摇了摇头,“有sakura在,绘梨衣不怕。”

        路明非握紧了女孩的手,语气坚定道:“不要怕,就是一个躲在暗处的小丑罢了,他既然赶来,sakura那就再杀一次!”

        “唔唔!”

        绘梨衣也被男孩的话所感染,坚定的点了点头。

        路明非抬头看向远处,眸子里已然是一片冰冷萧杀。

        风雨中,一道道龙形的狰狞身影嘶吼,惨白色的闪电轰然照亮了它们,赫然是龙形般的死侍化作一幕毁灭狂潮席卷而来。

        顷刻间,天地轰然!

  https://www.youren999.com/chapter/100429/45374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999.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999.com